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文化

张一白: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可以拍成电影

时间:2017年09月14日 23:40   浏览:282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原标题:张一白: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可以拍成电影

我跟张一白有很多共同点。

比如,我们都热衷于减肥。

经过努力,我们都取得了极其显著的成果——

张一白成功减了35斤,我成功长了10斤。

再比如,我们都喜欢影视,都想做出牛逼的影视作品。

经过努力,我们都有了属于自己的作品——

张一白拍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票房累计8.14亿元,刷新中国国产爱情片票房纪录,我拍砸了三部网络剧,总共赔了400万元。

既然我们如此相似(我真特么不要脸啊),于是我邀请张一白来担任我们新媒体创作大赛的导师,跟大家讲一讲《什么样的故事,才能改编为电影》。

希望自己的文字变成电影,应该是很多写字的人的梦想,所以听听张一白是怎么讲的吧。

——咪蒙

你的人物要有很高的辨识度

一个故事,首先要把故事里的人物立起来,按照人物性格、职业的逻辑去构建故事。

为此,人物必须要有鲜活的形象,要有内心的驱动力,人物所有的行为、所做的每一个选择都要符合他自身的性格。

比如面对歹徒,普通人可能都会选择逃跑。

但如果主角是一个警察,他冲上去就会很合理。

还是面对歹徒,普通人在“要钱还是要命”的选择下,基本都会选择掏出自己的钱包。

但如果是一个嗜钱如命的人,他在面对歹徒时的反应就不一样,想的一定是如何把钱给保住。

你的人物关系要有变化

一篇好故事里,要有人与人之间的碰撞,这就需要创造具有趣味性的人物关系。

人物关系不能过于局限,因为故事的发生与延展可能就依赖于人物关系的打破和重建。一个没有创意的故事,往往要重新审视人物关系的架构。

我们经常在故事中看到这样的情节:男女主相爱了,但后来却发现,他们是兄妹;女主爱上了男主,结果发现男主是女主的杀父仇人;女主的前男友,突然有一天成为自己的上司;和闺蜜同时爱上一个男人,成为情敌……这些就是一种典型的人物关系的变化。

如果是小说影视化,还需要考虑其中一些人物关系反转,是否在影像化之后还能成立。比如你讲一个爱情故事,到最后向读者揭秘,这不是一男一女的爱情,而是一对百合恋,但是你要拍成电影,这个反转没有意义,因为你的设计是藏不住,一开场演员一出现,观众就知道这是两个女生。所以文字和影视还是不一样的。

你的语境要连贯

有时候,我们在塑造某个人物的时候,不光情绪、情感要代入,语境也需要注意。

比如说,选手从一个八岁孩子视角出发讲述故事,用语却是:“大家好,我叫王小明,今年八岁,一个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小学生。虽然我完全可以靠颜值恐吓世界,却偏要用才华碾压众生”,这个语境是成年人老练的口吻,读者体验可能会很差,完全代入不了这是一个八岁的孩子。

如果你说:“大家好,我叫王小明,今年八岁,我在实验小学读三年级,现在正要跟妈妈出门去找我爸,因为我妈说‘不知道他死哪儿去了’,我不想爸爸死”,这读者能感受到,一个八岁小孩子对成人世界的焦虑和恐慌。

这方面我建议大家观看一下宫崎骏的作品,宫老爷子年纪那么大,一旦创作动画片就会立刻进入童真童趣的状态,所以作品不会有丝毫的违和感。

你的故事越离奇,人物关系越要脚踏实地

如果你的故事是建立在一个虚构世界里,有很多非现实的逻辑,是可以被接受的。

但想象力越是无边界,你的人物和关系反而越要脚踏实地。

因为人物关系一旦松散,人物可能就随着垮掉,故事也就支离破碎了。

比如《星际穿越》,它的故事是建立在未来时空,人类面临灭亡,需要寻找一个星球移民,是一个典型的科幻虚构类的故事。

但是男主去拯救世界的动机,是想让自己的女儿在新世界存活。

虽然故事的大框架是虚构的,但人物的羁绊是父女关系,故事的出发点是亲情,是最脚踏实地的关系、最真实共鸣的情感。

别看张一白讲的内容很干货,但整个讲座过程中,选手们全都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但是到了任务环节,选手们一看题目,全哭了。

张一白给新媒体创作大赛的选手们出的题目是,“看一段没有台词的电影片段,你能不能给它重新讲个故事?”

好特么难啊。

张一白选的是《热血警探》的片段,原故事讲述一位伦敦的警探,因为遭到排挤,被调职到乡下。他抱着盆栽,落寞地从警局出来乘坐上出租、地铁,看着外面的飘雨和路灯,感到迷茫。

而选手们却从这些画面中,看到了很多别的故事。

有人讲:“我的女友变成了一颗盆栽,我去警局报警,大家却觉得我疯了”;

有人讲:“我是个杀手,被警察盯上,他把关键证据藏在盆栽里,准备移交给同伙”;

还有人讲:“我离婚、失业,在四十岁的时候,我要离开这个城市,我什么都不带走,除了前妻送我的一盆花。我很珍惜它,直到某天我发现她和我的上司睡在一起。”

最后你猜,谁赢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