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文化

二胎生儿子丈夫兴奋不已,看见儿子脖子上红痕我才知丈夫狠毒

时间:2018年01月13日 16:21   浏览:253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原标题:二胎生儿子丈夫兴奋不已,看见儿子脖子上红痕我才知丈夫狠毒

“李阳,这是你家二小子啊?”李阳难得放假,抱着他的小儿子出来在村里走动。“是啊,三婶,这是老二。”李阳喜滋滋的笑着说道,好像有个儿子是很了不起的事。“哟,这娃儿真是越长越俊呐,看着倒也不像你哈?是像你媳妇儿吧?”三婶笑眯眯的说着,

“呵,三婶您可真爱说笑,这孩子要是不像我,肯定像他妈妈啦?”李阳突然脸僵硬的说道,“也是,你看我这老糊涂了,我早前还看到辛婷大着个肚子呢?那你们爷俩溜达,我忙去了。”三婶说完,便走了。李阳看着远去三婶的背影和怀里玩的起劲的儿子,看着看着还真觉得有点不像他,而且村里的人说儿子不像他的也不是第一回了,李阳心里也犯起了疙瘩。

李阳和辛婷结婚十年了,头胎生了个女儿,生女孩子最不高兴的自然是婆婆了,可辛婷也没办法,这生女孩又不是她能决定的。生女孩婆婆也疼,但辛婷从婆婆看别人家男孩子的眼神里明显觉得她还是比较疼男孩的。

辛婷在女儿十个月的时候,就给断了奶,这一断奶,婆婆就催促着抓紧在生个,可生孩子又不是你想生就有的,再加上李阳又时常出差,辛婷一个人想生也生不出来。

“李阳,你妈又再催我们赶紧生个了。”辛婷在哄完孩子睡觉后,躺在床上发微信跟李阳抱怨着。“这有丫头不挺好的吗?而且丫头还小,再多生一个也顾不来啊。”李阳不是一个封建的人,不管是男孩女孩他都可以。

“那你妈的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现在竞争那么激烈,我停着生丫头的时候,公司上层都有点意见了,而且真要生,也得缓两年是吧?”辛婷不是不想生,而是现在养一个孩子真的要花费很多的心神,她现在也还年轻,还想多奋斗几年。

“你别想那么多了,我妈那里我去说,早点休息吧?”李阳虽然是个孝子,但是是非还是分明的。经过那一晚,婆婆对于生二胎也没逼得那么紧了,这让辛婷松了一口气,专心扑在了工作上。

再把生二胎提上桌面说的时候,是在婆婆突然昏倒醒来的时候,“辛婷,就当你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太婆,我也不知道还能够活多久,你就趁着我还能动,还能给你们带孩子的时候,就再生个吧?李阳是李家三代单传,这香火真不能在他这给断了啊?”看着婆婆泪眼婆娑的样子,辛婷也狠不了心了,只好把造人计划提上程。

不过说也奇怪,李阳和辛婷除了聚少离多之外,只要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做措施的,过了好些时间辛婷也没怀孕,辛婷带着疑问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她的问题,先天性的雌激素少,这头胎能怀上,是侥幸,如果还想要怀第二胎就得好生调养身子。

辛婷回家把医生的话跟婆婆说了,婆婆一听,就开始忙活起来,把所有能够调养身体的不管啥方子都给辛婷整了回来。喝了两年多,辛婷的肚子还是没动静,婆婆又到处去求神拜佛,辛婷的肚子还是不起一点波澜。

越急就越怀不上,时间久了,辛婷也顺其自然没有再去想怀孕的事,在她都把怀孕这事给忘记的时候,却突然怀孕了。辛婷好不容易怀孕,整个家里都高兴得不得了,特别是李阳,还专门从外地赶回来。“辛婷,你这孩子来的很不容易,工作就辞了吧?”婆婆看辛婷怀孕了,就让辛婷辞职在家专门养胎,辛婷想了想,觉得女人还是该以家庭为重,索性也就把工作给辞了。

辛婷怀孕的时候,婆婆什么也舍不得她做,就让辛婷顾好肚子里的孩子就行。日盼夜盼,辛婷终于等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辛婷要去生产的那天,婆家和娘家的人都出动了,李阳也专门请了假等在产房门口。

等了大半天,当护士出来说是男孩的时候,婆婆赶忙打电话回家让公公放烟花和鞭炮,后来听村子里的人说那天光是公公放的烟花和鞭炮就好几个小时。辛婷出院后,来家里看孩子的人是踏破了门槛,每个人的态度都跟之前辛婷生女儿的时候不一样。

“诶,你们说,这小家伙像谁?看着多像辛婷一点耶?”不知道是谁挑起了话头,“我看看,是耶,看着都不像李阳。”旁边一人附和着,“李阳,你们会不会把别人的儿子给抱回来了?”有人还开起了玩笑,“胡说什么呢?这生产的时候就辛婷生了男孩,能去哪抱别人的儿子?”辛婷的婆婆在一旁听着有点不高兴了。“哎呀,你们这些啊,净爱操心,我看你们啊 ,都该早些嫁了,才不会这么烦恼别人的事,这孩子才几天,你们就能看得出像谁啊?”李阳说着,从他们手里接过了孩子,“是不是啊?宝贝儿子,这没准以后你跟你老爸一样帅呢?”李阳逗着出生没几天的孩子。这是第一次李阳从别人口中听说他儿子不像他的时候,当时李阳只顾着沉浸在生了儿子的喜悦当中。

第二次的时候,是李阳带着孩子去医院打预防针的时候,同在一起等的人跟李阳唠嗑着:“嘿,你这儿子还真帅呢?”那人问着李阳,“帅吧?遗传到我。”李阳乐呵呵的说着,“像你?还真看不出来,是像你老婆吧?你看你都没鼻子,你儿子鼻子却那么挺,还有你看你儿子这眼睛大得,你老婆一定很漂亮吧?”那人一副羡慕的样子问着李阳,“哈,是,是啊,看着还真是像我老婆啊?”李阳尴尬的笑着,心里犯着嘀咕,这他引以为豪的儿子,怎么所有人都说长得不像他。

晚上,李阳坐在沙发里玩着手机,看着一旁逗着两个孩子玩的辛婷,认真的把他们三个对比了起来。这女儿是不用怀疑是不是他亲生的了,完全是跟李阳从一个模板刻出来的,而且从辛婷怀孕到生产,李阳都在辛婷身边,可这儿子,长得说像辛婷吧?倒也有些,但辛婷怀儿子的时候,李阳都在外头出差。

“辛婷,咱们儿子好像是提前半个月生的吧?我听那医生说。”李阳还是抵不过心里作祟,开口问了辛婷。“是啊?怎么了?怎么今天想到问这个了?”辛婷头也没抬的回答李阳,“嘶……我听说你们女人怀孕是按照算周期的,正常的孩子一般都是40周左右,是从你们停经的那个月开始算起是吧?”李阳又接着问了辛婷。“李阳,你晚上没事吧?怎么想起关心妇女大事了,你不会又是想要我?……”辛婷以为李阳又父爱大发,想要再让她生一个。

“不是,你回答我的问题呗?我就是有点好奇,你记得咱儿子几月份怀上的吗?”李阳拿着手机走到了辛婷跟前,坐在辛婷旁边,认真的问了起来。“李阳,你晚上没事吧?这孩子都生了,你才来问我说他几月份怀上的?这我哪还记得啊,而且我那三停四来的月经周期你又不是不知道,确切的哪一个月怀上的,我也不记得了,好像是农历十月份吧?”辛婷是真有点记不清她几月份怀上她儿子的,她的大姨妈高兴就来,不高兴就好几个月也不来,再加上她那段时间比较忙,也没去管,她也记得这跟医生说的雌激素有关。

李阳听完辛婷说的月份,又大概回想了他十月份时候的行程,那时候他是有回来过一次,可就那么巧一次就怀上了吗?李阳又从手机里查了下辛婷怀孕的日期和儿子出生的日期,儿子只有九个月就出生了,那这么说,辛婷说的儿子提前半个月出生是骗他的,李阳还忽然想到,李母那段时间有打电话催促他多回来陪陪辛婷,说辛婷那段时间总是有个男的送她回家。想着这一些,李阳越看儿子,越觉得儿子不是他的。

“是不是要去做个亲子鉴定?”突然,一个念头出现在了李阳脑海里,李阳被这念头吓了一跳。如果亲子鉴定出来,儿子是他的,要是被辛婷发现了那他们的婚姻还能继续吗?但万一不是他的呢?李阳怎么也不敢想后面这个答案的后果。

“辛婷,听说你还没怀上儿子的时候,你们公司总有个男同事送你回家?”要睡觉的时候,李阳装着和辛婷闲聊问起了以前的事,“咿~!我怎么闻着空气中有股酸味呢?”辛婷笑着说道,还做了一个在空气中嗅气的动作,“我,我哪有,我就想着哪个同事那么好?你周末请你们同事来家里吃个饭呗?”李阳快速的转移了话题,缓解尴尬的气氛。

“哇……没想到我的老公这么好耶,居然还想着帮我巩固同事关系耶,不过我这都一年多没去上班了,也不知道他们还愿不愿意来。”辛婷想着从怀上二胎后,没跟他们打招呼就辞职了,虽然生儿子的时候,他们也都有发信息过来祝贺,也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跟以前一样玩的来。

“你试试嘛?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约吧,周末我下厨,咱们也好久没好好一起吃顿饭了。”李阳哄着辛婷,让她去约她的同事,“李阳,谢谢你。”辛婷感动得给了李阳一个吻,却不知道这场聚会会让她失去她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儿子。

很快,周末到了,辛婷的同事都来了辛婷家,李阳围着围巾在厨房里忙活着。“哎呀,辛婷,好羡慕你啊,嫁了个这么好的老公。”同事微微羡慕的对辛婷说着,“你们别取笑我了,以后你们也会幸福的。”辛婷脸红的说着,“大家今天不要客气啊,我掌勺,要是有不周到的地方,莫怪罪。”李阳端着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眼睛看着坐在餐桌前三女一男辛婷的同事。

“辛婷,那就是送你回家的男同事吧?”李阳指着坐在一边静静不发言的男人。“是啊 ,董江这人平时话比较少,但他很热心的。”辛婷面带微笑的介绍,却让李阳心里闪过一丝不悦。“辛婷,孩子醒了,你看是不是该喂奶了。”婆婆从卧室里把孙子抱了出来。“哇……辛婷,你儿子好帅耶,这脸蛋粉嘟嘟的好可爱耶。”微微捏着孩子的脸说道,恨不得在他脸上咬一口。“是啊,真的好可爱哦,看他这样子我都想生一个了。”一旁另外一个女同事说道,“你想生?那也得有男人跟你生啊。”微微大笑了起来,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孩子身上。

“妈,那坐着的男人是你之前跟我说送辛婷回家的人吗?”李阳拉着他妈站在一边说道,“这……好像是。”婆婆半眯着眼睛,不太肯定的说着。“妈,你看清楚点,是不是他啊?”李阳又催问着,“这都过去那么久了,我也不太记得了,印象中是的啊?”这李母不太肯定的话,又让李阳有点烦躁。

“喂,董江,你来看看呀,这孩子长得好可爱啊。”微微喊着干坐在一边的董江,“你,你们看吧,我一大男人,我……”董江脸红的说道,却被微微拉上了前,董江不小心碰到了辛婷的手,猛地退了好几步。虽说这动作没什么,但却被李阳看在了眼里。

“嘿,你们别说,这孩子和董江长得还有点像耶,女生气女生气的样子。”微微这哪壶不该提哪壶的又提上了,其他两个女同事也认真研究了起来。“真的耶,你没说还真没看出来耶。董江白白的,这孩子也是,鼻子也是一样挺挺的,眼睫毛也好长哦。”几个女同事看着是无心之说,可这些话却让李阳听进心里了。

“董江,你怕什么啊?快过来抱抱啊?”微微从辛婷手上接过了孩子,喊着站在一边发愣的董江。“我,我不会抱。”董江推辞着,“哎呀,什么不会抱啊,你试试看,很好玩耶。”微微还没结婚,对于新生儿她是很好奇的。董江哆嗦的接过了孩子,“董江,没发现你还挺有孩子缘的耶,你看这小家伙居然对你笑耶。”微微轻戳着辛婷的儿子,而董江也憨憨的看着怀里的孩子。

站在一旁的李阳把这一切都尽收眼底,心里更加的肯定该去做个亲子鉴定。过没多久,又到了孩子打预防针的时候。“李阳,我这肚子有点疼,你一个人抱着孩子去打预防针行吗?”本来辛婷是打算和李阳一起去的,可突然肚子疼了起来。“辛婷,你要是不舒服,就在家里吧?打预防针很快的,儿子也刚吃了,应该也不会那么容易饿,我一个人去没问题的。”李阳本来还在想用什么理由私自带孩子出去做亲子鉴定,没想这老天给他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

“好,那我休息会,要是孩子饿了,你打电话给我,我如果好些了,就赶去医院会合。”辛婷捂着肚子进了洗手间。“没事,我一个人行,你好好休息吧?很快就回来了。”李阳说完,像人贩子偷抱孩子生怕别人知道一样,裹着儿子出门了。

到了医院后,李阳带着孩子打完了预防针准备回去后,脚却停在了鉴定区,他紧紧的盯着那个科室,脚像千斤重的站在原地,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去吧?鉴定下又没什么关系,是你的儿子不是很好吗?”李阳脚抬起来跨了一步,可另一个声音又说:“李阳,别去啊,你这要是去了,让辛婷知道了,你们的婚姻就完了,你的儿子就要跟辛婷了。”

李阳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儿子,耳朵里回荡着前些天辛婷的那些女同事说的话:“董江白白的,这孩子也是……”李阳又想到了董江和辛婷肢体接触的时候,越想越愤怒,最后咬一牙,抱着孩子走了进去。当医生把针扎在孩子手上抽血的时候,李阳的心也抽痛了一下,但最后他还是伸出了他的手。

“医生,这最快多久能知道结果?”李阳看着那两小罐血液,“一周后过来取报告吧?”医生面无表情的说着,那表情像是在讥笑李阳被人戴了绿帽子一样。“哦,好的,谢谢啊。”李阳抱着孩子出了医院,他看着怀里刚因疼痛而哭睡了的儿子,“儿子,你是我亲生的吧?”李阳现在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了。

等待的日子是最煎熬的,这才等的第一天,村里的三婶就说儿子又长得不像他了,李阳心里虽然也有疙瘩,但也没多在意。第二天的时候,辛婷提了一大堆的孩子用品出现在了李阳面前,“李阳,你看,这些都是我同事送咱们儿子的,都是些衣服啊,玩具啊,鞋子啊,你看好可爱啊。”辛婷把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在了床上,“你那些同事可真大方。”李阳眼睛扫射着那些玩具,好像再找什么似的。

“这还不得感谢你前两天让我请他们来吃饭,人家也不好意思白蹭饭,就想着送一点东西啦。”辛婷头靠着李阳的肩膀,幸福的说道,“呵,是啊,是啊。”李阳一边寻找一边应着辛婷。找了一会,在一堆东西的下面,看到了一个署名“董江”的礼盒。“辛婷,那是你男同事送的?”李阳不确定的说道。

“嗯?我看看啊?”辛婷说完,抽出去压在最底下的礼盒,“董江?对,这是那男同事送的,兴许又是微微那丫头强拉着他买的。”辛婷说着,拆开了包装。“耶?一辆玩具跑车,还有一本相册,我看看,里面有什么?”辛婷说着,翻开了相册。“李阳,你看,这是我上传到朋友圈咱儿子的相片耶,这董江还真有心啊?这是刚出生的时候,这是第二天……”辛婷的一字一句,像刀一样刺着李阳的心,在辛婷看来,这是一个妈妈对孩子满满的回忆,而在李阳看来,这是董江用另外一个方式在告诉他,这是他董江的儿子,他李阳只不过是被戴了绿帽子,替他养儿子罢了。

“李阳,我出去外面打个电话跟他们说声谢谢,儿子在睡觉,你看着啊?”辛婷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指着婴儿床里熟睡的儿子,拿起了电话走出了房间。李阳坐在床前,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手机,眼睛看着辛婷放在一边的相册,脑海里闪现着三婶、辛婷同事、医院里的陌生人说的话:“诶,你这儿子怎么不像你,是不是像你老婆啊?……”

愤怒充斥着李阳的脑袋,他再也等不了亲子鉴定的结果,他走到了儿子的婴儿床前,眼睛紧紧的盯着熟睡的儿子,双手慢慢的伸向了儿子细小的脖子。还没满三个月的儿子,连挣扎也没来得及就死在了李阳的手里。

“李阳,微微说有空过来坐,诶?儿子醒了吗?”辛婷打完电话,从外面走到了儿子的婴儿床前,“呵,这小家伙小腿真有劲,还踢被子呢?”辛婷说着,把被子往上提了提,无意间却看到了儿子脖子上的勒痕(原题:《因疑杀儿》,作者:我就胖咋滴。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公号: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