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文化

最早的佛系青年是什么样子?跟我们现在说的并不一样

时间:2018年01月13日 16:13   浏览:114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原标题:最早的佛系青年是什么样子?跟我们现在说的并不一样

现如今,“佛系青年”已经成为新的标签体,新的生活方式。但是最早的“佛系青年”是什么样子,今天私家车999跟你一起走进最早的佛系青年——飞特族。

“飞特族”,飞翔的飞,特别的特,从中文字面读起来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其实飞特族(freeters)是英文“自由(free)”与德文“劳工(arbeiter)”的组合字。代表是一种自由,无忧无虑的工作方式,只在需要钱的时候去挣钱,从事的是一些弹性很大的短期工作。

“飞特族”做事是为了休息而不是想要另一份更好的工作。

在日本和台湾地区它是当前非常风行的工作方式,据统计,日本15到34岁的飞特族从1990年的183万人已经增长到2001的417万人,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扩大。

我想说,如果你的思想还停留在年轻人们在马不停蹄的为生活而苦恼日夜奋斗时,你现在应该知道的是“飞特族”的生活方式早已悄然升起。越来越多的青年们早已不愿意在清晨的早高峰挤地铁,夜晚加班到凌晨。他们在相对舒适的环境营造着自己的小天地。

近些年,大家越来越多的感觉到自媒体的兴起,民宿的风行,慢生活的倡导...和曾经高速发展的中国一样,我们,慢了下来,懂得享受生活,享受自然,享受自己。

飞特族这个词汇的升温和流行和一部小说有着直接的关系。那就是这本《一个人的好天气》

小说主要讲述了高中毕业的女主角三田知寿不愿意遵循母亲的意愿完成大学学业而选择去东京找寻自己想过的生活。她寄宿在远房亲戚奶奶家过着平淡且自由的生活。她不会刻意追求他人的喜欢,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只在每天清晨醒来好好迎接每一天。2007年,作者凭借这部小说拿下了当年的日本文学界的最高奖项“芥川文学奖”的冠军。

《一个人的好天气》

[日]青山七惠

上海译文出版社

小说的内容以春夏秋冬四季为载体,说实话,生活中没有什么非常重大的事情发生,但是奇妙的感觉是你就是很好的被带入其中,找到自己生活的影子,那真实的对话和作者细腻尖锐的洞察力让你由衷的赞叹。

有段时间,她喜欢人流,所以选择了在车站的小卖部工作,而碰巧生活在这里为她安排了一段恋情,恋情退温,她也随之离开。她曾经描写过分手的感觉,就像期末考试结束,走在回家的路上。虽然是有第三人的介入影响,虽然也可惜和心痛。母亲回来看望,带知寿去到高档酒店,她也并没有鄙视或者羡慕,只是欣赏和观察。“飞特族”的心态就在这种点点滴滴的心态中显现出来。

其实,文中是没有出现“飞特族”这个词的,不同的读者体会到共鸣,词汇就合适的被创造出来。这让我难免联想到最近大火的“佛性90后”。他们外表看上去和普通人一样,但内心往往具有以下特点:

自己的兴趣爱好永远都放在第一位,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想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和节奏去做。有也行,没有也行,不争不抢,不求输赢。这是十年前的日本少女,放到今天的中国“佛系青年”是没错了。有背景,有生活,有共鸣,这些词语告诉我们,我们既不普通也不特殊,有人反对阻挡,有人认同理解。

在知寿去到奶奶家的当晚被热情款待一顿好吃的之后,奶奶基本上就没有管知寿了。这让知寿感觉有些不悦。但是仔细想想,这难道不失为一个比较舒服自由的相处方式吗?读过之后你会发现一切都是有联系的,奶奶不善言辞,在花甲之年还是在享受偶然得来的爱情,母亲虽然离婚早,但事业有成,就算知寿没有配合自己的心愿,她也没有太过挽留,她理解,虽然做的不够彻底,但也难能可贵。她们都没有强迫自己迎合世俗的价值观,也尽量不去干涉她人的生活,让她们犯错,体验和成长。

同样是东亚文化圈内的国家,我们对于有着相同文化背景的日本青年内心会比欧美青少年多一些共鸣,知寿的父母从小离异,一度想当不良少女,可不知道怎么当,只好放弃了,想把自己的不快乐归咎于父母,又觉得跟他们说不清,也觉得麻烦,于是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度过了青春期。有多少人被这朴素可爱的文字所触动和出卖。

对于母亲来看望主人公时心理的描写我也尤为喜欢:尽管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心却并不能相通。我从青春期开始,就对充满朝气、想和我过分亲昵的妈妈有些看不惯。让我反感的不是不被她理解,而是被她理解,然而,疲惫和面子使她又做不彻底。正是这种不彻底让我感到难为情。

早些年的创业狂潮,让一代人心潮澎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初为父母,小说中母女的状态,已成为现在中国家庭关系的范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她们也知道生活短短几十年,自己幸运的出生在一个很好的时代,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能活出自己的生活?童年缺少父母的时光我们其实并没有怨恨什么,而是变得越来越独立和自由。当社会上还在把所有的问题归结于缺少沟通时,其实,时代早已变了。父母也懂,我们也懂。只是还不彻底,不甘放手。

电影《朝圣》当中有一个不起眼的场景:朝圣路上的一家青旅里,主人公早起看到楼下拿着红色桌布挥舞的中年男士,男士向主人公问早,不好意思的说道:没错~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斗牛士,可是我的母亲让我学习法律,最终,我在这里当了一名厨师。

小说中,主人公与另一位长者吟子的对话也很有趣同时富有哲理。知寿从小就有爱拿别人家东西的毛病,当然,不同于偷盗,都是别人忽略不计的小玩意儿。当她要搬出吟子家去公司宿舍的前一天,半夜她再次溜到了吟子的房间,想把拿过的东西一一放回原来的位置:

“回去睡觉。”

吓得知寿“哇”的一声叫起来,“你醒着呢?”

“是啊。”

“从哪次开始?”

“从第一次开始,老人家睡觉很轻的。”

“果然醒了啊,我早猜到了,东西刚才都放回去了。”

“你不拿,我也会给你的。”

“吟子,我这样下去可以吗?”

“我可不知道。”

“外面的世界很残酷吧?我这样的人会很快堕落的吧?”

“这世界部分内外呀,这世界只有一个。”

……

“我走以后,你会挂我的照片吗?”

“你又不是猫。”

“可是,不挂上的话该把我忘了吧?”

“回忆不在照片里呀。”

……

整部小说里,爱情,亲情,成长,人性都被轻柔并且深刻的贯穿在平淡的生活中。

看似平淡的生活里体现着作者自己的人生,价值和哲学观。希望私家车999的这次的推荐可以打动到你,去探索这本书中你更多的灵感。

信息来源:读书有疑(doubtsinreading)

私家车999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