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文化

如果注定孤独,那么我愿意去爱全世界

时间:2018年01月13日 14:00   浏览:117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原标题:如果注定孤独,那么我愿意去爱全世界

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写了一篇“关于电影的十个小事”。封面用了《天使爱美丽》的电影截图,米娜桑的留言让我找到了不少热爱这部电影的同好,突然深感欣慰,觉得自己或许不再是个孤独的“怪人”。

不止一次被别人说奇怪,也不止一次为次觉得困惑和苦恼。很多时候别人所说的“奇怪”,不过是染的发色跟大多数人不同,一个人去吃饭或者在聚餐的时候没有那么爱聊八卦,不是这样就是那样,真的要严格计算的话,这世上有这么多“正常”人吗?我看未必。

其实怪是一种常态,因为有了所谓的正常所以怪的存在也十分合理。怪是让一个人和他周遭的人不一样的那个特点,也可以延伸变成一种个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

《天使爱美丽》就是这样一部关于“怪人”的电影。

世界就像一片巨大的水的汪洋,从非常远的地方看只有零零星星几盏闪着的小灯,这些散落的不规则的小灯就像是世界上的怪人,存在着却与周遭没有联系,孤独地绝望地反抗着世界的无趣。

电影的开头就挺奇怪的,但又如此的妙不可言。“1973年9月3日下午6点28分32秒,一只蓝丽蝇每分钟翅膀拍动14670次,停落在巴黎蒙马特的圣文森路,同时,加列特磨坊邻近一家餐厅的露天座,风像变魔术似的钻进桌布底下,没人发现舞动的玻璃杯。”

然后,爱美丽·霍兰出生了。她就像一个古怪的小精灵,一下子飘到了人间。六岁的时候她被带有强迫症和收纳癖的父亲误诊为先天性心脏病。八岁时,母亲在教堂求子后被从天而降的游客砸中去世。于是她的整个童年,只能靠自己的幻想在孤单中度过。

在她的想象里,唱片是像糊煎饼一样糊出来的,樱桃是耳坠,戴着听诊器的鳄鱼是好朋友,照相机会带来灾难,她把脸贴在玻璃上,把果子套在手指上然后一个个吃掉。这些属于自己的、可能不被理解的小癖好,只是为了在被孤独吞噬的时候,好过一些。

成年之后的爱美丽依然是一个孤单寂寞的女孩,她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传奇。她在一家咖啡店打工,每天遇见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中,有陌生人、同事、邻居、亲人,他们交集很少,有各自的生活轨迹。

他们大多一言不发,习惯看着窗外,以最沉默的姿势成为路人中的一员。当你独自行走的时候,你的步伐是快的,四周的场景就像快放的电影一样,各种各样的信息,数字,气味,想法,声音,色彩一股脑地涌入你的神经,这种清冷却不萧瑟的孤独也是全片最色彩斑斓的基调。

爱美丽生命中的转折点发生在1997年8月30日。那个晚上,电视机里传出了威尔士王妃戴安娜去世的消息。也是在那个晚上,一个掉落的塑料盖让她找到了一个属于男孩的宝盒。

于是,这个纯真的异想少女,决定做些什么。

接着迟暮老人布雷图多,看到自己小时候的宝盒喜极而泣,决定回归家庭;房东太太收到了伪造的情书,过往的寂寞烟云一扫而空;自闭的父亲看到环游世界的玩偶,决定打开自己,提着行李走出去看看;咖啡店卖香烟的乔吉特因为爱美丽故意打翻的咖啡,跟监视前女友的男顾客走到了在一起,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

一些看似平凡的事情,被爱美丽重新拾起,用勾起微笑的嘴角,回馈以弥足珍贵的美好。她提醒着每一个人,纵使生活再怎么苦涩艰难,只要保持乐观,总会迎来明媚的阳光。

尼诺也是一个有着不幸过往的平凡人,小时候被同学欺负却不敢出声。但他似乎也和爱美丽一样并没有放弃生活。

他打着几份工,除了在游乐场扮鬼怪,还在成人用品店做柜员。他私底下的癖好是喜欢收集地铁站照相棚里别人丢弃的的证件照,并努力拼贴起一段过去的回忆。

或许是因为相似的命运,或许是因为无法解释的一见钟情,爱美丽遇见了尼诺,两个人就这样被关联在了一起。

美好的事物都来得晚一些,在手风琴的悠扬和钢琴的跳跃中,在一次次的躲藏和迟疑时,他们差点错过了。但预感里命中注定的那一刻始终还是来了。

电影的结尾,好像每个人拥有了最好的归宿,无需过多的言辞,打开门,心上人就站在门外,而且,他的心意与自己一模一样。

这个世界的良辰美景,她终于可以和他共享。

生活中的我们不崇高,不伟大,甚至都是胆小鬼,我们都会遇到喜欢的人欲言又止、佯装镇定,我们都乐意用小小的伎俩让自己关心的人快乐,想尽办法捉弄那些讨厌鬼。

但我们每个人活在世界上,都在努力地去将自己的爱拿去温暖他人,期望着终于有一天,我们也会遇见那个让自己砰然心动的人。

将生活过成什么样,其实完全取决于你怎么看待你的生活。

最后爱美丽和尼诺骑着摩托车穿越大街小巷,他们大笑着,光线变得柔美, 空气透着芬芳 ,城市也在低声吟唱。终于爱美丽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爱美丽,她她不再是黑暗中一盏孤独的小灯。

因为当她点燃自己,会有星光一同闪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