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文化

胡安·卡洛斯:伊比利亚的“弃儿”

时间:2018年04月02日 13:26   浏览:283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原标题:胡安·卡洛斯:伊比利亚的“弃儿”

1976年西班牙发行的卡洛斯国王邮票。资料图

陈夏红

1948年11月8日,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北部一个铁路枢纽站,一列名为“卢西塔尼亚号”夜班快车,正像往常一样,停靠在站台上,恭候着南来北往的乘客。

这是很不起眼的一个夜晚,很不起眼的一个车站,很不起眼的一列夜班车。

然而,这列火车上,有个乘客,却十分重要,他就是胡安·卡洛斯,当时西班牙流亡国王唐·胡安之子。

当时,卡洛斯年仅10岁,但为了西班牙波旁王朝的命运,为了西班牙的未来,他需要按照父亲唐·胡安与西班牙掌权者佛朗哥的“约定”,独自回到西班牙,接受西班牙式教育,这是他第一次踏上西班牙的国土。

当我打开保罗·普雷斯顿所著的《民主国王:胡安·卡洛斯传》时,卡洛斯晚年这样一段自述,瞬间击中我:“对于一个政治家而言,因为他喜欢权力,因此当国王就好像是一种职业。而对于像我这样一个身为国王之子的人而言,这一件事情则全然不同。根本不存在我喜欢或者不喜欢的问题,我生来就有做国王的使命。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老师们就教我去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在波旁家族中,当国王是一项天命。”我得竭力把这段论述,与这个年方10岁的孩子联系起来。

1938年1月5日,卡洛斯生于意大利首都罗马。他是个早产儿,比预产期整整早了一个月,他呱呱坠地的当天,他的父亲唐·胡安正在外出打猎的途中。然而,卡洛斯本人,乃至波旁王朝的悲剧命运,却早在1931年就拉开帷幕。

1931年4月12日,一场全国性的选举在西班牙全境展开。在这场选举中,以共和党人和社会党人为主的反君主联盟,取得压倒性的胜利。这场胜利,意味着时任西班牙国王的阿方索十三世,也就是卡洛斯的爷爷,执政彻底陷入分崩离析的死胡同。其实,失败的伏笔在十多年前已经埋下:1921年,阿方索十三世在殖民地摩洛哥发动阿努阿尔战争,却铩羽而归,民心尽失。他并未从战争的失利中有所反省,反而越来越迷信军方的力量,彻底站在民意的对立面。在过去十多年,阿方索十三世与军方越来越沆瀣一气,离西班牙人民也越来越远。因此,1931年选举的失败,极为顺理成章。4月14日,阿方索十三世意识到民心尽失,军队也不再支持他,他不得不率领家小,流亡法国。

阿方索十三世席未暇暖,西班牙政府便发布法令,剥夺其西班牙国籍,没收其在西班牙的所有财产。除了政治上的分崩离析,阿方索十三世与妻子之间的关系,也产生了极大的裂痕。心灰意冷之间,阿方索十三世准备让位于他的继承人。遗憾的是,长子阿方索、次子唐·海梅健康状况均大有问题,再加上他们个人的婚恋原则,两人都放弃了王位的继承权。几经犹豫,最终热衷海军生涯的三子唐·胡安中尉,成为西班牙波旁王朝王位的继承人。就在这个时候,驻扎在摩洛哥的西班牙陆军,发动了起义。这一天是1936年7月17日。

阿方索十三世和唐·胡安,自然十分关注这场起义。他们热情地期待这场起义能够大获全胜,他们能够班师回朝,唐·胡安甚至从法国进入西班牙,象征性地参加了战斗。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唐·胡安的妻子第二次怀孕,为避免意外,他们随阿方索十三世一道,搬到意大利罗马居住。1938年1月5日,胡安·卡洛斯在罗马出生。

在这场起义中,阿方索十三世曾经栽培过的佛朗哥,逐渐成为西班牙最高权力的掌控者。1936年12月7日,在西班牙内战如火如荼之际,唐·胡安甚至致函民族主义军队大元帅佛朗哥,请求让他继续海军生涯,在战列巡洋舰巴利阿里号上服役。尽管胡安承诺保持低调,不在西班牙港口上岸,甚至承诺避免与任何政界人士接触,但佛朗哥婉拒了唐·胡安的请求。此时,即便阿方索十三世本人,也仍旧对在佛朗哥护翼下复辟抱有极大的期望,他在流亡期间,也不忘发电报给佛朗哥,祝贺他取得的胜利。

然而,佛朗哥逐步获得最高权力后,却丝毫没有还权于西班牙王室的念头。他时不时地在公开的演讲中强调自己所领导的“运动”的丰功伟绩,暗示他自己的地位远远高于波旁家族,他既是天授神助之选,也是传统西班牙精神的真实体现,把自己塑造成了西班牙的拯救者。然而,佛朗哥深知波旁家族的正统性,他尤其清楚西班牙社会期待阿方索十三世的复辟,因此对阿方索十三世和唐·胡安万分警惕,当然不可能允许胡安接近军方。佛朗哥在与阿方索十三世的信函往来中,或明或暗的宣示,“我们正在铸造的新西班牙,将与过去在您统治下自由主义的宪政西班牙之间,具有十分微小的共同点,以至于您所受的训练和您所习惯的老式政治惯例,必定会引起西班牙人的忧虑和怨恨”。佛朗哥就差明确罢黜阿方索了,尽管他们之间的信函往来十分客气。

1941年1月15日,阿方索十三世宣布退位并在一个半月后驾崩,唐·胡安登基。由此,唐·胡安和佛朗哥,成为决定西班牙未来的两大“玩家”。然而,两人之间的力量却完全不对等:唐·胡安徒有君主之表,无钱、无人、无军队,彻底一个“三无”流亡国王;而佛朗哥,却如日中天,1938年8月8日公布的《国家元首法》更是赋予佛朗哥随心所欲发布法律的特别权力,他成为西班牙土地上货真价实的“最高统帅”。

要想在这场较量中提高胜算,唐·胡安需要拿出他所有的砝码。这其中,就包括他的儿子胡安·卡洛斯。1948年11月8日,年方10岁的胡安·卡洛斯独身前往西班牙接受教育,便是唐·胡安和佛朗哥“大决战”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郑少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