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文化

【推荐】元青花故事纹的产生背景

时间:2017年12月19日 19:04   浏览:200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原标题:【推荐】元青花故事纹的产生背景




元青花瓷相当一部分绘有人物故事纹,如《鬼谷子下山》、《三顾茅庐》、《昭君出塞》、《萧何夜下追韩信》、《尉迟恭单鞭救主》、《周亚夫屯兵细柳营》、《西厢记》、《青衫泪》、《蒙恬将军》、《林和靖爱鹤》等等。围绕这些故事纹说法不一,有说元代不可能有故事纹,故事纹器物应始于明代,其原由是元朝统治者排斥这样的汉文化理念。还有说产生故事纹主要是在元末至正年间红巾军起义占领饶州控制景德镇后的结果,而之前元代浮梁瓷局管理的景德傎没有烧制过故事纹。当然这些结论中所涉及的特别是元朝排斥汉文化理念的说法如果成立的话,那么这几种说法都不会引起太多的争议来。

有消息说景德镇落马桥元末遗址发现符合元青花故事纹器物的瓷片若干,如果这些瓷片得到认证确属无误,那么至少可以说明在元末已有故事纹元青花器出现。这应该是求之不得的实物证据,把元、明两代起始期明晰了,使人们多年来关于故事纹到底产生于哪个朝代的争论答案明朗化。

但更使人注意的是,这个落马桥元末遗址元青花故事纹瓷片的发现,以其产生在元代的事实,明显和元代排斥汉家文化不会有故事纹或者某些故事纹的说法相矛盾。借助落马桥元末遗址故事纹瓷片的发现,我们仍有必要从更大的元代背景上来分析一下元代会否容忍元青花各类故事纹的产生,或更有利于分析元青花故事纹器物的断代问题。

元朝自忽必烈起存在97年(1271-1368),若加成吉思汗蒙元起存在162年(1206-1368),版图横跨欧亚大陆,势力强自南北东西。元朝在历史上的背景公论有四点须注意:

一、元朝统一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历史意义,在于其从本质上结束了中华有史以来各民族区域长期分裂或半分裂的局面,奠定了元、明、清、民国至今七百多年的大国疆域和长久统一(1279年灭南宋起)。

二、极大地促进了中国多民族国家的巩固和发展,以及各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和边疆地区的开发。

三、元朝为中国科学技术的发展做出了强有力的推动和发展,天文、地理、农业、医学、数学、水利、纺织等技术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

四、元朝的杂剧戏曲、故事说唱等文化活动在中国文学史上独树一帜,影响巨大,成为明、清、民国直到今天的戏剧文化基础,并以故事的形式直接推动《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小说名著的形成。

但概括以上四条,元朝最大的优势用一句话说就是做到了时代文化的大融和。由于文化的大融和,才导致元朝政府开天辟地主动在饶州景德镇设立浮梁瓷局管理造瓷业,才有了后来的元青花瓷,这个功劳是不容置疑的。至于是否会产生故事纹尚需分析。我们不能不事先强调一下元朝最大的失策,也用一句话说就是错误地实施了人种等级制,人分四等,种族歧视,导致矛盾不断激化引爆元末红巾军大起义和社会动荡。这个失策对瓷器加工有何影响,则应另当别论。

先说元代为何能做到文化的大融和,而不是文化的盲目排斥。

一、不得不说元朝有两大优点:一是不搞文字狱,二是不乱杀功臣。这两条在中国历史上也极为罕见。不搞文字狱,是说意识形态宽松;不乱杀功臣,是指尊重人才。元太祖成吉思汗晚年在总结自己一生时曾说:“要说舞文弄墨我不善长,但我的武功之高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再者我从没有杀过一个功臣,从这两点上说我比汉家的皇帝做得好些。”至忽必烈,除了对涉及武装叛乱的李璮、王文统极个别人不得不杀外,一般绝不轻意开刀。按照蒙古传统习惯,只要属下不公开直接反主人或可汗,不故意侵害大汗利益,其余事都不算啥,可以忽略。这和蒙古本身的民族性格有关,不喜阴谋诡计,不计小事小节,而崇尚草原豪迈旷达,直来直去,坦坦荡荡,故蒙古大军团结奋力,上下一心,在当时攻无不克,坚无不摧,所向无敌。

不搞文字狱,所以在元朝至治年间(1321-1323)能够公开刻印《三国志平话》在民间流传。当时民间广泛流传着汉唐以来各类故事,如《唐太宗》、《水浒》等等,由说书人以演义方式在民间演讲,也从未见有官方查禁。各类杂剧戏曲雨后春笋般出现,《汉宫秋》、《西厢记》、《窦娥冤》、《救风尘》、《望江亭》、《尉迟恭单鞭救主》、《关张双赴西蜀梦》、《赵氏孤儿》、《柳毅传书》等等不可计数。应该说这些文化产品都是在这种环境里自然而然生长出来的。

不乱杀功臣,实际上是蒙古上层统治者对各类人才的尊重表现,早成为一种民族心理。元朝虽存在人种等级制,但对汉族学者和有专长者却始终表现得十分尊重。因无刀灾横临,故有真才实学者容易出现。当时除了产生郭守敬、黄道婆等世界级的科技人才外,还有围绕上述杂剧作品出现的大量剧作家和故事说书人,如关汉卿、王实甫、马致远、郑光祖、白朴等许多顶级艺术大师,这和当时的社会意识形态宽松分不开的。

再有,蒙古各级人员均十分喜欢歌舞、戏曲、听故事等,不但不排斥,反而热衷于此。不在乎演什么、说什么,节目只要有趣、有意思,均可接受。是否可用今天所说的允许“百花齐放”来形容不敢说,但这种明显和中原文化之性格概念不同的社会行为,即使在世界历史上看也是不可思议的极为罕见现象。

二、忽必烈本身受汉文化和儒学影响极深,可以说他对汉文化和儒学的尊崇已到了如饥似渴、废寝忘食的地步。他一生聘用众多汉家老师辅佐自己,身边聚集大量汉家谋士。在公元1250年前后,他拜窦默、姚枢、许衡为师,研习程朱理学和儒家经典,窦默为忽必烈讲解“三纲五常”,姚枢为忽必烈讲儒家治国平天下的八项纲要,即:修身、力学、尊贤、亲亲、畏天、爱民、好善、远狡。在求教汉人名士张德辉时,张向忽必烈讲解治世之道,讲到孔子时,对忽必烈震动极大,从此汉文化在他头脑及日常操行中占主导地位。忽必烈组成强大的汉人幕府高级顾问团,如:许衡、史天泽、杨惟中、郝经、元好问、商挺、张易、王恂、马亨、李冶、刘肃、赵良弼等等近百位高者围绕在他周边,一生不弃。在执政中,其治国朝纲官制体制全部汉化,除了在吏人(办事人员)中推举选官外还保留唐宋以来的科举制度。其实行的行省制也一直沿续至今。在治国理念上极力推行汉法继承唐宋制度以适应中原广大地区和汉族的传统思想文化。元朝的各级书院全部以程朱理学和儒家典籍为学习内容。

忽必烈一生对能人贤士朝思暮想,特别表现在对宋朝旧臣几乎能用则用,甚至对反抗自己的文天祥这样的英雄都一直想争取过来,圈禁四年不肯杀,反复做工作,自己亲自接见文天祥,礼请文天祥做元朝宰相,一直争取到最后一分钟,文天祥宁死不从,忽必烈只能仰天长叹。能够亲自接见反抗自己的人并做工作,这样的帝王在历史上恐怕也屈指难找。

元朝不搞文字狱、不乱杀功臣,尊重汉文化、尊重有真才实学或一技之长者,通过文化的大融和,导致了元朝在治国、科学技术、文化、外交、外贸等种种方面都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即使今天来看也为中华五千年之少有。

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如同元杂剧等自然而然产生的情况,产生出元青花器物和各种花纹,包括元青花故事纹均是有其合理性的,也容易使人接受。也就是说,这些都是起自元代的自然产物。元朝能尊重推行程朱理学和孔孟之道,留用大量宋朝旧官,不干涉、不逮捕、不关押关汉卿、王实甫、马致远、郑光祖、白朴这样的名为杂剧家实为社会写实者、揭露者、讥讽者或批判者的200多位文化名人,近百年实行“仪文制度,遵用汉法”的治国体制,存在文武各层均爱看戏曲、听故事和听说书而不在乎意识形态的长期现象,难道还会干涉、排斥或阻碍景德镇民间作坊产生出现元青花故事纹吗?何况元青花瓷在当时还属于普通品种,元朝上层统治者主要使用金银器,其本身的影响在当时到底有多大,能引起上层多大程度的关注,贡瓷、御制、官用、定制、赏赐类是否存在属实?证据何在?可靠度?都是值得考虑的。

纵观元朝自忽必烈起,国体国纲国学朝政均以汉文化为主体和基础,这是历史的事实,并带有少数民族特色,这也是事实。在这种大背景下得出元朝排斥汉文化意识的推论让人信还是不信?如不信,是不是有道理?但这并不是说元朝就十全十美,其积累的社会矛盾至后来如坐火山,种族歧视、苛捐杂税已忍无可忍,已不是一两句话能叙述完的。

至于另外一个课题,元青花故事纹的产生究竟是元朝本身的背景因素还是元末红巾军的背景因素?如从上述探讨中得出前者因素大,后者疑问多这样的考虑又怎样?从史书《廿四史》查知,农民起义对文化的态度有史以来往往给人以如下印象:比如西汉末年绿林军、赤眉军攻入长安时,烧杀抢掠,无人可阻。秦朝末年项羽攻入咸阳时,放火烧掉所有宫殿,三月不灭。明朝末年李自成攻入北京故宫,兵士们一时兴起抄掠破坏,自今还有箭头射在一些宫殿的牌子上。据内蒙古考古发现,曾出土元青花瓷的北方集宁路和燕家梁等重镇,均在元末北方红巾军路过时惨遭劫掠破坏,老百姓逃跑前只能将瓶瓶罐罐埋入地下,红巾军走后再返回,如此多次,再无人敢回来。特别是包头元代遗址燕家梁为当时古代重镇,是黄河专门周转景德镇瓷器的码头枢纽,经义军多次路过洗劫杀掠后,毁坏怠尽,至今令人遗憾。

那么南方红巾军是否和北方不同,在争夺天下或割据一方或称王称霸或敛财取物趁机奢侈外还能顾得上附庸风雅,关注文化,还热心到某些具体瓷器,甚至还能深入到和元青花故事纹的产生有联系,这实在是应该有更加合理的解释和更多的历史背景资料来支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