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文化

《金瓶梅》与《水浒传》中的大奸臣蔡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时间:2017年11月15日 23:15   浏览:243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原标题:《金瓶梅》与《水浒传》中的大奸臣蔡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文/刘娟

(《水浒传》中的蔡京,右为李师师)

【作者简介】刘娟,笔名拂尘,现居河北保定,保定市作家协会会员,喜欢唱歌,喜欢写写画画,喜欢一个人行走,愿用诗意的笔,抒写浪漫的人生。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一、晚景凄凉

每个时代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价值观与人生观,好与坏,抛开了时代背影也就失去真实的本源。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留清明于世,还是留骂名千古,很多时候,只在一念之间。官场腐败黑暗,仿佛已成铁律,若想游刃有余、出淤泥而不染,实属不易,很多时候竟成为另类,甚至是被抨击和诋毁,而真正能坚持真理、为民请命者,当属凤毛麟角。

(蔡京书法欣赏)

我们都希望清官于任,如包拯、海瑞,他们已随历史的尘烟化为一个个动人的故事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里,今天我们还能看到他们的影子吗?我相信,每个人的心里都有期待……

对于封建时代的官场而言,蔡京可以说是官场上的成功人士,还颇有才华。那么,《金瓶梅》与《水浒传》中的大奸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八十衰年初榭,三千里外无家,孤行骨肉各天涯,遥望神京泣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日漫繁华,至此翻成旧话,儿子们死的死,抓的抓,逃的逃,真是国破家亡。”

这首《西江月》,是蔡京死前数月,怀着无限的悲愤写下的,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当时的蔡京已八十高龄,因为金兵入侵,已辞官归隐的他想和家人寻一方幽静之地,于是举家逃亡,已属无奈。可谁知这却成为一直嫉恨他的人的话柄,遭到上书弹劾被朝廷一贬再贬,于悲愤交加中颠沛流离,不久便疾病缠身,死于异乡,几朝重臣,竟以惨淡收场,不禁令人唏嘘。

据后人推测,蔡京当初极力推行王安石的新政,触动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而金兵入侵,内忧外患之中,宋钦宗为了维护自己的专政,转移朝廷内外的视线,便把蔡京推出来作为替罪羊,定了他个“六贼之首”,其家人也不幸遭受株连,有两个儿子被赐死,一个当驸马的儿子和公主媳妇被押往金国做人质,可怜的茂德公主还被无耻的宋钦宗以和亲之名献给金国二太子,好个凄惨!

这样的奇耻大辱令他九泉之下都无法瞑目啊!

当他在官场呼风唤雨、为所欲为之时,一定想不到自己会有今日的境遇。可是,若是你处于他当时的地位,你敢说比他做得更好吗?你就敢说自己一定会成为一代清官吗?人呐,很多时候内心的欲望会战胜理智,等若醒悟的时候,已悔之晚矣……

回眸历史的长河,社会的发展总伴随着改革,新旧体制的碰撞和摩擦在所难免,但事实往往是,大权在握的一方,总要想方设法致对方于死地,可以说,蔡京也好,王安石也罢,他们都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蔡京行草尺牍欣赏《宫使帖》)

二、《金瓶梅》中的蔡京

有一种说法是,《金瓶梅》中描写的蔡京,其实是影射了明朝的大奸臣严嵩!

在《金瓶梅》第一回和第三十回里曾提到高、杨、童、蔡“四个奸臣”、“四个奸党”,有人分析,这是指明嘉靖朝严嵩专政时的“四凶”,即郭勋、胡守中、张瓒和严嵩。这四人,把握朝政,呼风唤雨,清除异己,贪赃枉法,整个朝廷内外乌烟瘴气。

明末清初的宋启凤在《稗说》中曾明确指出,《金瓶梅》中所写蔡京父子,即是生活中的严嵩父子。

明朝文学家沈德符在他的《万历野获编》一书中,曾明确指出,《金瓶梅》“闻此为嘉靖间大名士手笔,指斥时事,如蔡京父子则指分宜,林灵素则指陶仲文,朱勔则指陆炳,其他各有所属云”。在他看来,“分宜”指明嘉靖朝奸相严嵩,陶仲文是嘉靖皇帝宠信的道士,陆炳则是严嵩的死党。

为政者,不启用忠良,却相信什么道士方术,令奸佞当道,怎不令百姓心寒!政治不清明,百姓如何能安居乐业?

《金瓶梅》里的蔡京为了网罗亲信而广纳“干儿门生”,培植党羽,谋取私利。而真实的严嵩也确是如此,这些手握大权的官吏中饱私囊,打压忠良,搜刮民脂民膏,令百姓本就贫困的生活更加水深火热!如果没有身边一个个逐臭的走狗们支持,一个严嵩翻不了天,他们是众多贪官的缩影,满口的仁义道德,假模假式,内心极其猥琐卑鄙,即使在当今,他们仍阴魂不散……

西门庆当初极力巴结的“蔡状元”,即是投靠了蔡京,成为他的“假子”而一步登天,这在当时影响极坏。他们相互利用,狼狈为奸,败坏了官风民风!在他们这些人的心里,只要自己赚个盆满钵满,哪管老百姓的死活,逍遥快活才是王道!

(蔡京行书书法《题听琴图诗》)

西门庆何等聪明,从中看出了门道。于是趁蔡京大寿之际,亲自带领家奴,护送20个大箱子奔赴东京而去,箱子里满满的金银珠宝,都是给蔡京准备的寿礼。西门庆下此血本贿赂高官,目的只有一个,哄得蔡京“相颜大悦”,成为他的干儿子,自己不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

事实上,西门庆的目的还真是达到了。那么多的宝贝,谁看了不眼红,若是给到你手里,说不定三天三夜都睡不着觉。西门庆后来的发家致富,虽说离不开他那个会做生意的头脑,可是最重要的是他有了官场这个强有力的后盾,好事他先赶得上,近水楼台先得月,偷税漏税,用钱买官,再大把地捞回来,皆得益于贪官横行和官场的腐败!

看到这里,您是不是觉得眼熟?自己的身边是不是曾经或是正在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古往今来,千人一面呐!

三、《水浒传》中的蔡京

《水浒传》中的蔡京是北宋末权倾朝野的奸臣,是六贼之首。宋徽宗赵佶即位后,蔡京遭到弹劾,闲居杭州,正好可以养精蓄锐。当得知皇帝喜欢奇巧书画,他敏锐地嗅出希望的味道,便勾结童贯,搜罗到一批名家书画送给皇帝,龙颜大悦啊,不久蔡京重新得到重用。这个机会他可再不能放过,于是他排挤忠臣,巴结逢迎,官至太师。曾先后四任宰相,大权在握达十七年之久,真真得意得很呐!这样的地位他满足了吗?当然没有!

蔡京之流为了讨好皇帝,大兴花石纲之役,耗巨费兴建延福宫、艮岳,供皇帝玩乐,导致国库空虚。皇帝昏庸,官员腐朽,百姓怨声载道!

这不禁使我想到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一件事。一位人大代表为了复建已被明令拆除的活人墓,竟然辞去公职,令人大跌眼镜!可见“私欲”真得令人失去了理智!

(蔡京行书作品《跋赵佶雪江归棹图卷》)

人大代表不是应该为民请命吗?可他身为公职人员却顶风作案,违背党纪政纪,罔顾国法,在土地纷争日益激烈的今天,大肆占用土地为自己修建活人墓,不知是谁给他的这个胆量!等待他的一定是法律的严惩!

贪欲真是一个无底洞,蔡京等人劣迹斑斑,他们大肆搜括民田,尽改盐法和茶法,这种形如垄断的法规,肥了当政者的腰包,也为中饱私囊提供了便利,导致民怨沸腾,给北宋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

他废除科举实行新法,规定官员子弟可免试入学,依学校的成绩选拔入官,而平民子弟则要考试,这是明显地给官N代们大开绿灯嘛!百姓敢怒而不敢言,若长此以往,又怎能为国家选出贤良忠臣?我想,这里边会不会也有暗箱操作,有钱多送,便可以为孩子谋一个好前程,而无权无钱家庭里的孩子,只能在社会的底层挣扎,这不公啊!这样奸佞当道的宋朝,又怎能不亡国?!

最可恨的就是“免役法”,此规定只要农民交钱,即可不做徭役,导致的后果就是,该做的事情没人做。服徭役的好处在于,农民只要今年把工程做好,明年就可不再服役。如今农民只要花更多的钱就可免除劳动,可必须完成的工程就需要花大价钱请人来做,可这“请人”修的工程是否结实,又能保多久不垮?这可说不好,还是尽量绕着走吧,说不定今天修好明天就塌!您别小看这样的“豆腐渣工程”,里面可是大有门道,黑幕重重啊!我不说您也能猜到,大捞特捞!不捞白不捞!反正都是国家的钱!

四、蔡京的政绩,功过不能相抵

无论《金瓶梅》中的蔡京,还是《水浒传》里的蔡京,小说嘛,总有虚构的情节,也包含了作者的一些主观意识。而现实生活中的蔡京,确实做了一些有利于百姓的好事,其政绩可圈可点。

(蔡京行书作品《大观御笔记》明拓本)

其一,蔡京主持修订了宋代的济贫福利制度,兴建了居养院和安济院

居养院相当于咱们现在的福利院,安济院是医疗机构。六十岁以上孤苦无依的孤寡老人是重点收养对象,一些生活无着的难民、饥民,还有孤儿、流浪儿、残疾人都可以在居养院得到救助,再不用担心路死街头,国家会负责他们的一切。如若生病,即可以在安济院享受到免费医疗,死后可以葬在官家购买的“福利性公墓”——漏泽园(明代改称“义冢”)。这在当时的中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这样的想法非常超前,有些比现在做得都好,史料中对此有详实的记录。

据《宋史》记载:“崇宁(宋徽宗年号)初,蔡京当国,置居养院、安济院……三年,又置漏泽园。”您看明白没有,蔡京真是办了天大的好事啊!为穷苦人解决了后顾之忧,确实为一项贴心的仁政,从这一点上看,你能说他不是一个好官吗?

其二,蔡京念及家乡遭受水患之害,于是数次向朝廷请求,尽心为家乡兴修了木兰陂

北宋方天若曾为木兰陂竣工写了《木兰水利记》:

“时蔡公兄弟京、卞,感涅槃之灵谶,念梓里之横流,屡请于朝,乃下诏募筑陂者。时福州有义士李宏,家雄于财而心乐于施,蔡公以书招之,遂倾家得缗钱七万,率家干七人入莆,定基于木兰山下,负锸如云,散金如泥,陂未成而力已谒。于是蔡公复奏于朝,募有财有干者辅之,得十四大家,遂慨然施钱共七十万馀缗,助成本陂。”

如今,木兰陂已成为莆田二十四景之一,它是中国现存最完整的古代大型水利工程之一,也是北宋政权实行变法图强的一件重要的历史见证。无论蔡京曾多奸多恶,这项工程比起当今的某些“豆腐渣”,确实造福一方,令人称道!

论才华,蔡京素有才子之称,在书法、诗词、散文等方面都有极高的天赋,北宋苏、黄、米、蔡四大书法家之中的“蔡”即为蔡京,只不过由于“奸臣”之说,令后人把他的名字换为“蔡襄”“冠绝一时”“无人出其右者”即是对他最高的评价。

据说,有一次蔡京与米芾聊天,蔡京问米芾:“当今书法什么人最好?”

米芾回答说:“从唐朝晚期的柳公权之后,就得算你和你的弟弟蔡卞了。”

蔡京又问:“其次呢?”

米芾说:“当然是我。”

可见,就连狂傲的米芾对蔡京都是极为钦佩!可惜啊,就是因为他做的恶事太多,这些他做过的好事也很少被人提及,几乎被湮灭于历史的尘烟之中……

世人,千思万虑,无非是个人的荣辱与名望,然而,生命的舞台,每个人似乎都在演戏,不过戏演砸了,就会被钉在历史上的耻辱柱上……

(《金瓶梅》与《水浒传》中的大奸臣蔡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