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文化

那些做小三的女孩,最后都嫁给了哪些人?

时间:2017年11月14日 22:09   浏览:138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原标题:那些做小三的女孩,最后都嫁给了哪些人?

晚 安

并不是所有的婚姻都关乎爱情。

就像我和洛白,结婚的理由是我们两个人都不愿意提起的一幕。

因为既羞耻,又真的很难看……

那是我妈亲手自导自演的一场丑陋的剧情。

她将我下药后亲手送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床,而这个男人就是洛白。

当我们在药物的作用下没有意识的苟合时,我妈带着一伙人过来“捉奸”,拍照留证后,一盆冷水将我们两个人都泼醒,随后指着床单上的一抹血渍,对渐渐恢复意识的洛白质问:你打算怎么补偿?是见官还是赔偿?

我当时头疼欲裂,下身瘫软无力,只是模糊的看见洛白背对着我。

他赤裸着上身,随手的抓起一条被单将自己的下半身裹起来。

洛白没有急于回答我妈妈的问题,也没有被眼前的阵势所吓到,反而是很从容的弯腰捡起地上的裤子,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吞吐了两口。

而后,才淡淡的对我妈说,五千,不会再多。

我妈当时根本就没有顾及过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我,所有的心思都在她惺惺念念的钱上,而我就成了她那个时候讨价还价的工具。

五千?你财大气粗的,白睡了我的女儿,你才出五千?

“再怎么说她可是雏,你这价钱出的也太少了吧?”

洛白的声音很平淡,波澜不惊的对我妈说了一句:“那就见官吧,我还挺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睡在这里,而你们又为何出现在这里。”

我妈脸色一白。

当时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有头有脸的洛白会不怕有损形象的敢选择见官这条路,一时之间语塞,回头向跟着她来的几个男人眼神求助。

我妈的为人我自幼看在眼里,几句对话我就大致的能捋出事情的孰是孰非。

此刻的我,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尴尬处境,更顾不上女人失去的最为宝贵的东西,勉强的支起自己的身体,对抗着还残留在体内的药力,对我妈说,妈你够了,让这些人走,我们回家。

谁知道我妈当时就直奔着我过来,轮起手臂就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就这样被人白睡了?就是鸡,躺在床上劈开腿也不会一文钱都没有,更何况这第一次可是要翻几倍的!!”

我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看着我妈狰狞的嘴脸。那时的我一点儿也不想哭,只是觉得自己可悲,竟然投生在这样一个家里,摊上这样一个妈。

可我不想帮我妈讹人,更不想用自己的身子作为她挣钱的筹码。我咬了咬嘴唇,却觉得我与这样的妈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此刻的我只是觉得很羞耻,很丢人。

我看着一直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吸着香烟的洛白。

走到他面前,低头说,这位先生,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你走吧。

我的话刚说完,我妈便发了疯似的冲过来,不分脸和身子的,拳头巴掌不断落在我的身上。口中不停的骂骂咧咧,说我不要脸,还说早知道我这么贱,不如早两年就送进鸡窝里,也不至于浪费她这么多心思。

我当时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任由她捶打和谩骂,什么难听的话她都说的出口,她将这一夜徒劳的怒火都撒在了我身上。

洛白当时应该也是懒得再看这么下作的丑剧。

他站起身来,还是扔了钱的就准备穿衣服走人。

我妈看着那比她预计少的可怜的钱,却也不敢再提什么见官的事情。

倒是我妈身后跟来的人还没等洛白走,就和我妈翻了脸。

“姓孙的,你还欠我们十万呢,这次帮忙说好的给我们三万,现在你就弄了这么几个子儿,几个意思?我跟你讲你个老太婆,这周再不还钱看我不弄死你。”

我妈当即就没有了打骂我的威风。

如她的姓氏一样,像个孙子一样的求几个人多宽限她几天。

那几个人不允,我妈就计上心头的回手指着我说,你们也看见了,我女儿绝对的好货色,今天刚开苞,咱们打个折,一次两千怎么样?

我妈又怕那几个人犹豫不高兴,索性又说,要不这样,一次一千,总行了吧。

看着那几个人淫笑的扯了扯嘴角,再看看我妈自己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我当时心都凉了。

我没有喊也没有叫,因为我知道我妈为了钱根本不会为我着想。

哪怕,只是一分一毫。

我以为那一晚将成为我永久的噩梦,可是已经开门准备离开的洛白,却停了下来。

他回过头来的看了一眼我的方向,吐出最后一口烟圈,将烟头扔在地上,鞋掌碾了碾,平静地说出一句话:“我给你十三万,让她嫁进我们家。”

我妈的眼睛不断的睁得老大,失而复得的惊喜让她几近雀跃。

洛白看着还半倚在床上的我说,你可以选择不同意。

那个时候我没有仔细的打量过洛白一眼,我的眼睛被那几个本在解着裤腰带的男人锁死,那个时候洛白的话就像一根救命稻草,我只知道,那是我当时唯一的选择。

“我同意!!”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没有一点儿犹豫。

因为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无论去哪里肯定都要比留在我妈妈的身边要好上千倍万倍。

而嫁出去,就是我逃离我妈最好的方式。

只是我从来不知道……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天堂和地狱之间从来都是一座鸿沟。

不是我努力跨过去,就会有所起色。

唯一不同的是,有些地狱也可以像天堂一般的镶金带银。

而这个地方,就是洛家。

我还清楚的记得,第二天洛白将我约出来时的情景。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的看清他,高高的个子,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脸部的线条棱角分明,薄薄的嘴唇之上,一双眼睛冷漠的让人看不出一丝温度。

洛白并不白,但是小麦色的肌肤却透着一股男人独特的韵味。

只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压的我有些透不过气。

我们在咖啡厅落座的时候,我点了一杯咖啡,可是洛白什么也没有点,他直奔主题的跟我说:“你需要嫁的人是我的哥哥洛晗,只不过他没有办法陪你去领结婚证,因为他是个已经昏睡了一年的植物人。”

因为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我当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而洛白还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你可以选择不同意。”

我没有忘记昨晚自己为什么要点头同意,更不会低估我拒绝之后的代价。

我只是片刻的迟疑,便点头同意。

只是我当时忽略了一点:我和洛白发生了关系,他为什么还要将我嫁给他的哥哥?

我当时只是在想,既然都是无关乎爱情的婚姻,守着一个植物人总要好过两个陌生人的四目相对。就像此刻的我和洛白一样……除了尴尬,还有昨晚不堪的画面。

我和洛晗的结婚证,是洛白陪着我去领的。

这场婚礼,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甚至连一顿象征性的饭都没有。

悄无声息的如同我的手里拿着的不是关系到一个女人一辈子终身大事的凭证,而只是逛街时别人塞进你手中的一张传单。

当天我便被带进了洛家。

那是我平生走进过的最漂亮的房子。

和很多电视小说里一样,奢侈的有些过分的别墅。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也终于明白我妈为什么会将我送上洛家男人的床,也明白在我来之前,我妈一直念叨不停的那些话:“就你这个货色和出身,能嫁进洛家是你天大的福分,而让你有这般福气的人正是我这个妈,你以后要用千倍万倍的钱来报答我知道吗!”

那时的我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不知如何自处。

只能局促不安的,孤单的站在大厅的正中央……

直到洛白陪着一个贵妇模样的中年女人从二楼的一个房间里走出来。而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婆婆,我那个素未蒙面的丈夫的母亲——戚美筠。

戚美筠那天穿着一条有几分旗袍元素的暗红色长裙,披着一条白色的围巾,一路上沿着二楼的围栏走过,眼神一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

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忘记戚美筠当时的眼神。

那种刺痛人自尊,让我长久以来一直都陷入卑贱中的眼神。

戚美筠在洛白的陪同下走下了楼梯。

她像一位挑剔的客人,想看清她购买的商品是否满是瑕疵。

戚美筠前前后后的绕着我看了三圈,才停了下来,然后才对一直站在一边的洛白说:“给她收拾收拾还能勉强带出去见人,只是她的家境是不是太过一般,即便你哥哥现在睡着,可是她这种身世也配不上洛晗。”

我们需要的不是无欲则刚的女人,而是这种出身的女人,只有这种人,才会懂得待在洛家的可贵,才会踏下心来的照顾我哥。”洛白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着话,没人在乎我的存在,我的感受。那一刻我便知道,我在他们的眼里已经烙上了标签——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卑贱女人。

戚美筠的眼神从洛白的脸上移向了我,她微扬着下巴,用警告的语气对我说:“既然进了我们洛家的门,那你以后就要遵守洛家的规矩。伺候洛晗是你的责任,更是你的本分。我不管你以前有什么花花肠子,但是以后在洛家给我安分一点儿,也少跟外面的男人接触。如果让我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将来有什么后果,别怪我今天没有警告过你。”

那时的我并没有真的怪戚美筠,毕竟如果我是她,对我这样一个身份来历的儿媳妇多半也会心生一丝芥蒂。所以那个时候,我还是很恭敬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阿姨。”

一旁的洛白淡漠的提醒我:“你应该改口了。”

我看着戚美筠,有些不适应的想要尝试着改口,可戚美筠却一扬手的阻止了我,说:“别,我听不惯也不想听,改口就不必了。以后没什么事,别在我面前晃。”

说着她便转身准备上楼。

可就在她目光转向身边的洛白时,眼神却变得很温柔。她抓起洛白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轻轻的摩挲着:“好孩子,看见你依旧为你哥这样处处着想,我就放心了。”

洛白的神色依旧一尘不变的淡漠。

“妈,我扶你上楼休息吧。”

戚美筠欣慰的笑着点点头,洛白便扶着戚美筠重新上了二楼。

他们就这样的把我一个人留在原地。

就如同我是无色无味的空气,不需要在意更无需理会。

我不知道自己在原地像一个木头桩子一样的站了多久,才终于有一个女佣走过来,说:“大少爷的房间在三楼,我现在带你过去。”

我随着那个女佣上了三楼,在一扇门前站立下来。

“就是这里,你可以进去了。”

我当时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的想要缓解自己内心的忐忑。

即便那里面躺着的是一个植物人,可他也已经成了我的合法丈夫。

我用手轻轻的推开门,偌大的房间呈现在我的眼前,精致的家具一尘不染的房间。

即便是躺着一个病人,这个房间里却没有一丝的药水味,而是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

宽大的实木床上,笔直的躺着一个人,我的心在那一刻砰砰的跳的厉害。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在当今社会,我会嫁给一个素未蒙面的男人。

女佣看着我进到房间里,就轻轻的将门带上离开。

我放下自己手中简单的行李,慢慢的走向那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男人。

洛晗即便是躺在那里,也可以看出他的身材很高大,或许和洛白差不多。

当我看到洛晗的脸时,心里惊了一下。

因为乍看的时候,洛晗的长相和洛白至少有七分的相似。

只是此时的洛晗看上去更加消瘦一些,肤色是如纸般的苍白,并不是洛白那种健康的小麦色。

我在洛晗的床边轻轻的坐下,静静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这个前一秒还陌生的男人,将来却是我的全部和倚靠。

我扯了扯有些苦涩的嘴角,看着那双永远也不会睁开的眼睛。

“你好,我叫慕辰。羡慕的慕,星辰的辰。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妻子。从今以后,由我来照顾你。”

还记得那是我在洛家度过的第一个早晨,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了房间,淡淡的薰衣草香气持久未散。

我拉开窗帘,迎来满室的明亮,窗外各式的园艺造型竟是这般的赏心悦目。

我回头不禁又看着自己身处的房间,这个比我一直住的出租屋还要大很多的房间,让我有一瞬间觉得像是身处梦境。

床榻上的洛晗依旧睡着,我不禁又走过去,认真的看着他。

尽管洛晗脸色苍白,并不红润,尽管他明显的比洛白要消瘦许多,可是那精致的五官依旧让人觉得他特别好看。

那时候我就不禁想,曾经的洛晗是什么样子?若是他还完好如初,一定有很多女人喜欢。

“你好,我是慕辰,你还记得我吗?”

我没有得到洛晗的一丝反应,耸了耸肩膀笑自己很幼稚。

有人敲了两下房门,我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到门口开门。

初来乍到,我并不认识来人,不过看着衣着打扮,应该也是洛家的佣人。

我礼貌的问了一声你好。

她告诉我太太让我过去见她。

我随着来人一路到了饭厅,当时的戚美筠坐在餐桌前正享用着早餐。

而在饭桌上只有戚美筠的一份早餐,戚美筠没让我坐,我就只能选择站在一边。

戚美筠用手帕擦了一下嘴角,抬头看了我一眼,“洛白坚持要给洛晗娶妻,我知道他是想让他哥哥的人生变得完整,让洛晗以后身边能有个人照应,洛白的好意我不想让他失望,所以当他让你嫁进来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

戚美筠停顿了一下,微微的斜着眼角的看了我几秒,又是一次让人不自在的打量。

“我虽然没反对,但是说实话,你并不是我心中理想的儿媳妇的人选。”

其实那个时候戚美筠的心境我还是能够理解的,我也相信,若不是洛晗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以他的家室,无论如何我也不可能进洛家的门。

“我们洛家是不缺钱,可是也不代表就愿意随便给什么人都当摇钱树,若是你能安分守己的照顾好洛晗,该给的我一分也不会少给你。”

戚美筠说着对刚刚叫我过来的女佣动了动手指,那个人便将一张银行卡放在了我面前的餐桌上。

我看着那张银行卡,不知道戚美筠给我卡是什么意思。

“不管对内对外,你要记住,在我没允许之前,你只能说是洛家雇佣来照顾洛晗的贴身佣人,你不可以以少奶奶的身份自居。”

戚美筠从餐桌前站了起来,“这张卡是工资卡,家里的佣人每个人都有,每个月的十号准时发工资,我虽然不知道洛白给了你多少钱,不过在我这里就只有这一份,其他的美梦你还是不要打。”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拿起了那张“工资卡”,不只是因为这是我在将面临失业后的唯一经济来源,更主要的是我知道,我只有拿了这张卡,戚美筠才会稍微的安心。

如果我拒绝,她一定会认为我的胃口很大,想得到的不止是这一星半点。

看着我拿起了卡,戚美筠勾了一下嘴角,才对刚刚的女佣说,“吴嫂,就让她以后跟你们在厨房吃,再教教她如何照顾洛晗。”

我看着戚美筠上了楼,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银行卡,我明白,我在戚美筠的心里只不过是一个女佣。

吴嫂将两张A4纸递给了我,我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吴嫂告诉我,那是我应该每日做的日常。

上面明确的标明了洛晗都是几点喂饭,几点喂水,每隔多久翻一次身子。

“吴嫂,这个也要我来做吗?”

我羞涩的指着上面规定我要给洛晗每天擦洗一次身子,勤于更换纸尿片的要求。

我并不是嫌弃这样的要求,只是如果洛晗是一个女人,我一定不会问吴嫂这个问题。

吴嫂不耐烦的眨动了一下眼睛,挑着眉的看着我,“要不然你认为应该谁来做?虽然夫人不让你公布和少爷的关系,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是少爷的妻子,身为人妻,这种事情当然要由你来做。”

吴嫂用一种极其轻蔑的眼神看着我说:“若不是为此,为什么要给昏睡的少爷娶妻?你又凭什么能嫁进来?”

吴嫂的话对于当时的我真的有些刺耳。

我劝慰自己要过滤掉那些鄙夷的眼神,手指攥了攥那张工资卡,告诉自己像这样靠劳动赚钱待在这里并不可耻,也很踏实。

而我虽然有着和洛晗的一纸结婚证,可在我心里,已经像戚美筠希望的一样,将自己标榜为洛家的一个女佣。

可是尽管如此,最初为洛晗擦洗身子的时候,我依然是尴尬挣扎了很久。

我闭上过眼睛,也扭过头去,我还记得我的手指第一次触碰到洛晗皮肤时的脸红心跳。

作为一个在少奶奶与女佣的边界摇摆的女人,我当时只想着,尽自己的本分,至少要对得起洛家给我的那一份工钱。

还有洛白,他肯将我从那几个人的手中救了出来,我就应该对他有所回报。

动物尚且有感情,更何况是人,即便我整日朝夕相处的不过是一个没有意识,不会醒来的植物人。

戚美筠的工资,洛白的相救,让我将照顾洛晗视为了一种责任。

而让我将这种责任变作专心于此则是出于对洛晗的同情。

当我看着洛晗每日吃饭喝水都只能通过鼻胃管的时候,我觉得他真的很可怜。

曾经的俊俏男儿如今却如同长眠。

我对洛晗过去的人生并不了解。

但是因为一封感谢信却让我对洛晗多了一丝敬意。

那是一封来自贫困小学的感谢信,佣人拿给我的时候本是让我收起来。

但因为信是写给洛晗的,那天我还是自作主张的拆开那封信坐在洛晗的床头读给他听。

“你好洛先生,感谢你一直以来的资助和馈赠,在你资助下的二十名贫困儿童中,今年已经有九名顺利完成了小学的学业,即将升入初中,另外十一名孩子学习成绩也很优秀,他们说一定会努力学习,回报你的帮助——立山小学。”

那时候我就想,洛晗,一定是一位心地善良的人。

我将那封信重新的放回进信封里,环顾了一下房间,想要将这封信收好放起来。

在洛晗的房间里,有一个半面墙大小的书柜,上面摆放着一些书籍和装饰品。

其中有一个小格子里放着一个做工特别精美的小匣子,大小刚好比信封大一点点。

我当时只是觉得这个精致的小匣子用来盛放这份珍贵的信件应该很合适,所以便走过去那个个小匣子拿下来,打开。

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小匣子里同样的盛放着厚厚的一沓信件。

我出于好奇的拿起来看,发现在每一个信封的左上角都著有日期,而且信件是按日期的先后顺序排放。

我拿起最上面,也是日期最早的一封信。

信封里面是一页特别漂亮的粉红色信纸,上面娟秀的小字特别好看。

“晗,你还记得我小的时候,差点儿走丢的那次吗?我记得那天下着特别大的雨,是你从车上走下来,为我撑起了一把伞,将我送回家。或许你已经忘记那么多年以前的事情,可是你或许不知道,从那一刻起,你在我的心里撑起了一片天空……”

看到这样的一封情书,我竟不自觉的走到洛晗的床边,在他的身边静静的坐下。

我好奇于这个故事,也好奇于洛晗曾经的人生,我不禁的读出了声。

“我一直想要存在于你的生活里,可又害怕打扰到你,我一直想要靠近你,却又怕被你远离……”

“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为你写下这封信,想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在你的世界里,是否愿意有那么一个地方,容我逗留……”

我放下信件的同时,看着眼前曾被表白的洛晗,念动着信件上署名——齐梦瑶。

那一瞬间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我似乎看到洛晗的眼皮微弱的跳动了一下。

我心里一紧,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又离的近了一些的认真去看,“洛晗?你听得到吗?”

没有反应……

“齐梦瑶!”

依旧没有反应,我想或许是我眼花了吧。

我将那封信收好,重新放回匣子里,看着手中精致的小匣子,我当时就想,齐梦瑶应该是对洛晗很重要的女人,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的宝贵这些信。

我看向躺在床上,没再有任何变化的洛晗,“放心吧,以后我每天给你读一封她的来信。”

因为对洛晗资助贫困儿童的敬意,也因为觉得他就如此的昏睡在床上直至死去太过可惜,那晚我便开始有心的上网查一些关于如何照顾植物病人,如何帮助他们苏醒的帖子。

虽然像洛晗这种已经昏睡了一年的人希望有些渺茫,可我还是想要尽一份力。

只是我却从来没有想过,已经无限降低存在感的自己也会莫名的招惹到麻烦。

我记得那天因为查资料,我睡的很晚,临睡前因为口渴恰好房间里没有水,便准备去厨房找点儿水喝。

我刚走下楼梯,就被人撞了一下,身子不受控制的险些摔倒在楼梯上。

随之而来的是有物品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噼噼啪啪的,应该有好几件。我觉得应该是一些小东西,因为落地的声音并不大。

因为廊灯昏暗,我还没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就看见自己的脚边一个人迅速的用手捂住东西,快速的塞回了自己的怀里。

那人眼神慌乱的站了起来,我借着微弱的灯光还是大致看清了来人,是同在戚美筠那里做事的一个下人,主要工作是帮助打扫戚美筠所在的二楼整层的房间。

“芳姐,大半夜不睡觉,你怎么在这啊?”

芳姐低着头也不看我,只是捂着东西的说了一句:你不是大半夜的也没有睡吗?

芳姐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掉了。

我当时也没有多想什么,可是第二天一早,芳姐就来敲门,说夫人让我去她的房间找她。

我当时还是有些疑惑的,不只是戚美筠并不待见我,平时都是被警告尽量不让她看见我的。

更何况每天这个时间都是戚美筠吃早餐的时间,她的作息时间一向都很规律。

不过当时我也并没有多想,以为又有什么事情要警告我,便去了二楼。

可我在二楼敲了好几声房门,也没听到有人应答,想了想的还是决定去餐厅看看戚美筠在不在,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我到餐厅的时候,戚美筠果然在那吃早餐,心想芳姐可能传达错了地点。

“阿姨,你找我?”

戚美筠皱着眉头嫌弃的看了我一眼,便闭上眼睛对我摆了摆手,“都说了没事的时候别在我眼前晃,难道听不懂吗?”

其实我心里觉得挺委屈的,抿了抿嘴唇的向后退了两步,戚美筠一副看见我吃不下去饭了的样子,站起身的转身上了楼。

可是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听见戚美筠犀利的喊叫声,“吴嫂……”

没一会儿,吴嫂就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从戚美筠的房间出来,出来后就让洛家上上下下所有的佣人都在大厅集合。

我们都排好队的站在大厅里,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吴嫂站在楼梯上,尽量的让自己比众人高出一些。

“今天洛家出了一件丑事,夫人房中首饰盒里的首饰不见了。”

吴嫂说着眼神锐利的在我们中间瞟了一圈,“是谁最好赶快承认,别等我查出来,否则等我查出来。就不是滚出洛家这么便宜的事情,我可是要报警的。”

吴嫂的话一出口,众人的小声议论就有些炸锅了。

“我一个园艺,别说二楼夫人的房间,就是一楼也很少进的来啊!”

“就是就是,我一个看门的也没机会啊……”

很多人开始急于给自己洗白。

吴嫂觉得有道理,指了指那几个人,“你们几个确实也没机会进来,没你们的事情先出去吧。”

“能有机会靠近房间的人留下,或者谁有什么线索,看见过有人接近过夫人房间的。”

剩下来的人都争抢着说明自己这两天没有进过夫人的房间,甚至还拉别人互相作证。

那一瞬间我迟疑了一下的看向一边不断将手心里的汗往自己衣襟上蹭的芳姐,我虽然不想妄下结论,可是却也难掩怀疑。

只是警惕的芳姐一下就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如同一只竖起刺的刺猬,目光蓦然的狠辣了几分,突然举起手,指着我,大声的对吴嫂喊道,“是她,我今早看见她去了夫人的房间……”

我记得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这突如其来的罪责让我感到呼吸有些窒息。

“你不要胡说我没有。”

那是我慌乱下的第一反应,我没有想过清白的自己莫名会被扣上偷盗的罪名,更没有来得及仔细想想,这里有谁会愿意相信我。

在场的人都希望这件事能早早了解,免得横生事端的连累到她们的身上。

而当我眼神无辜的看向吴嫂时,我却看到了她眼中的深信不疑。

不远处戚美筠的身影,越走越近,而她的眼中却已经认定了我就是那个小偷。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我不停的摇着头,可是那一刻我自己都觉得我的话语是那样的苍白。

戚美筠出现在二楼的楼梯口上,当着所有人的面质问我,“你今早到底有没有来过我的房间?”

“芳姐说你找我,我就去了,可我并没有进房间……”

我的话语换来的却是戚美筠哼然的嗤鼻之声,“洛家的人谁不知道,我传话从来都是由吴嫂来做,何时轮到她一个打扫房间的人!”我从周围的人的眼神中看出了他们所有人应该都知道,而我刚才的辩解,却一瞬间成了最蹩脚的借口,我似乎看到了那个莫须有的污点已经覆盖在我的头上。

“你说你没有进入过我的房间,有人看见吗?谁能为她作证?”

一片寂静……

芳姐在这个时候依旧不肯放过我的说道,“她没来之前,咱们洛家可是从来没有听说丢过东西,怎么她一来就出了贼,夫人,要我说我们还是去她的房间里搜搜吧。”

芳姐的话立刻得到了戚美筠的首肯,那一刻我觉得委屈至极。

吴嫂带着芳姐和几个人向着三楼我在的房间跑上去,可她们只是到了房门口,就在门外捡到了一只钻石耳环。

“夫人你看,我们在她的门口捡到的,一定是她不小心掉下的。”

戚美筠看了一眼吴嫂手中的一只耳环,一步步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大厅里的其他佣人见状,都主动的让出空间,像躲避瘟疫一样的躲开我,在她们的眼里我已经永久的被贴上了小偷的标签。

戚美筠神色淡定,面无表情,她在我的身边停下。

“阿姨,我……”

我很想和她解释,我很想说我没有偷东西,可是戚美筠却在那一刻扬起手来狠狠的给了我一个嘴巴。

“不要脸的东西,穷酸,犯贱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偷东西,我看你是穷疯了,在这给我丢人现眼。”

我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那一刻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因为委屈,因为那些看我的眼神……

戚美筠让吴嫂马上给洛白打电话,让他将我处理掉,报警也好,赶出去也罢,总之她不想再看见我。

我被她们像犯人一样的关进了储物间里,等待着她们最终的定夺。

我坐在地上,环抱着自己的双膝,在黑暗狭小的储物间里,我不记得自己一次次的哭了多少遍。

我不明白,芳姐为什么要诬陷我,为什么每个人都不愿意给我解释的机会。

我不知道自己在储物间里被关了多久,只记得当储物间的门被打开时,天色已晚一丝昏暗的灯光照进来的时候,我都觉得有些不适应的感到刺眼。

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猩红的烟头在他的指尖一闪一闪。

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哭累的我,在那个时候还是鼻子一酸,“我没有……”

我不在乎!”

洛白冰冷的一句,再次让我的心凉到了骨子里。

没有人在乎和我有关的真相……

我跟在洛白的身后从储物间里走了出来,大厅的茶几上摆放着很多大大小小的盒子。

“之前是我没有想的周到,这里有衣服有首饰,有背包也有鞋子,都是应季的流行款式,如果你觉得不够,或者不喜欢,这里还有一张卡,你可以让刘师傅开车带你出去自己买。”

洛白淡漠的说着,偶尔手指滑过,便有盖子掀开,露出里面琳琅满目的东西。

我的双手紧紧的攥着,指甲陷进肉里,却依然让我感受不到痛。

多么辛辣的讽刺,我在他们的眼里到底算什么……

洛白微微的侧身,目光在我的手上流转了一下,“你不用管别人说什么,当然你可以选择离开,这是你的权力,不过要走可以,那十三万你要分文不少的归还。”

我那时候真的不想留下来继续承受这样的耻辱,更不想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度过。

我当时想要跟洛白说,我以后会慢慢挣钱还给他。

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洛白就封住了我的退路。

“我不喜欢别人欠我的,如果要走,我希望是一手交钱,一手走人。”

我哪里有十三万还给他,此刻的我就连十三块都没有。

“你的为人如何和我没关系,因为我们不会一起生活,对我哥来讲也没有关系,因为他并不知道。”

我看着洛白转身离开,即便是这个时间,也没有留宿的意思。

回到了洛晗在的房间里,看着房间里那些堆在地面上大大小小的盒子,一股心酸在心头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我看着躺在床上依旧一如平常的洛晗,第一次羡慕起他来。

如果我可以像他一样,不喑这世事的淡漠和无情,该有多好。

“洛晗,我是慕辰,他们今天所有的人都认定了我是偷你妈妈首饰的小偷,没有一给人愿意听我解释,也没有一个人相信我。”

“你愿意相信我吗?我真的没有……”

洛晗依然祥和的睡着,没有回答,可是我又莫名的觉得安慰,因为他不会像其他人那样,用鄙夷的眼神质疑我,也不会像洛白那般冷漠的对我说——不在乎。

也就是从这天开始,我渐渐的喜欢上对着洛晗说话,假装自己不是在自言自语,假装自己也有人倾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