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服务

孙锡良:抹黑毛泽东,太过分了!

时间:2017年12月08日 00:09   浏览:136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原标题:孙锡良:抹黑毛泽东,太过分了!

建党节当日,跟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一起聚聊,话题由公共事件引入到“一大”上面来,交流中,一位不太熟悉的朋友的朋友非常尖锐,对毛泽东很有成见,因为不太熟,我也不想插话,后来,他越说越起劲,竟然讲:“一大”参会者只有毛泽东最成功,主要原因是其他人受到毛泽东的排挤和迫害。

这时,我就真忍不住了,随口问了一句:你知道参加“一大”的有哪些人吗?

他答:不是很清楚,至少陈独秀、张国焘、李达是被毛整过的。

很愤怒,但我只“呵,是吗?”回应了一下,场面很尴尬,再讲下去,自己都觉得没什么意义,一个教育工作者,就这么点文化,害人害己。

本来,也没打算写文章,写出来,朋友能在公众号看到。但这几天越想越不舒服,决定还是得写点澄清的东西,不然的话,内心总不畅快,希望那位朋友阅读本文后不要见怪。

这些年来,整个社会弥漫着太可怕的谣言,教育工作者队伍中尤其严重,讽刺、抹黑毛泽东竟成了潮流!!!我做不了别人的工作,更管不了别人,只能写些历史记述,如果有人认为我写错了,请拿出自己的更客观记录来。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具体是哪一天,说法不一,但基本上都说是7月下旬,把“七.一”作为“一大”纪念日,只是一种表征,并不存在有意错乱时间。

“一大”的全体与会者为:李达,李汉俊,董必武,陈潭秋,刘仁静,张国焘,王尽美,邓恩铭,陈公博,周佛海,毛泽东,何叔衡

国际友人:马林,尼科尔斯基。这两人只参与会后讨论,未参与大会发言。

包惠僧,有人说他参加了会议,多数与会者的回忆都不承认他参加过“一大”,据《一大回忆录》所写,只有陈潭秋认为包惠僧参加过“一大”。

下面,大家不妨认真看看“一大”元老们的简单人生经历,看看有谁是被毛泽东所害?看看历史是否可以轻易被篡改?看看国人还要不要良心?

王尽美。“一大”之后,他还跟毛泽东、邓仲夏等人共同起草了《劳动法大纲》,本来是活泼青年,因过度劳累的工作侵蚀了身体并患上了肺结核,于1925年去世。

邓恩铭。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者,1928年因叛徒出卖被国民党被捕,后死于监狱中。2009年,被国家认定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刘仁静。开“一大”时,他是年龄最小的一个,仅19岁。后来,因认识错误成为托派分子被开除党籍。解放后,在北师大任教,“文革”初期,他受到了批斗并入狱,后来,毛泽东要求释放他,一直保持自由状态。“文革”后,说他“在1966年至1976年遭遇残酷迫害”似乎并不准确,这是有史可查的。刘1987年去世,享年85岁。

周佛海。在“一大”会议上,周可以说是很重要的主角,表现比较活跃。但,后来却成为大家熟知的国民党要员,最后还堕落为臭名昭著的大汉奸,战争结束后,虽然被蒋介石偏爱特赦死刑,最终还是病死在监狱中。

张国焘。官僚地主阶级出身,共产主义早期信仰者,组织工作出色,但与他人出现利害冲突时就遇事倾轧,坚信“打倒你,我起来”的原则。在革命路途中,毛泽东虽然与张国焘有过斗争,但那都是在党的原则范围内进行的合法斗争,没有私人恩怨,没有你死我活,胜负取决于各自的领导能力,不是取决于非法手段。张国焘在人生的最后时刻,也没有说过他的结局是因毛泽东所害。

李汉俊。共产党的建党元老,中共“一大”召开的最大贡献者,但李的内心又是一个无政府主义信仰者,“一大”以后就立场不稳,因倒向资产阶级信仰和支持右倾机会主义在第四次党代会上被开除党籍(毛泽东没有参加这次会议),后来与北洋军阀交往密切,在武汉政府叛变后,被安徽军阀给枪毙了。

李达。共产党建党元老之一,在“五卅运动”过后退出了党,后来又成为大学教授,再后来的事业,大家都很清楚。李达被认为是1966年被迫害致死,也是“一大”参会者中唯一一位死因有争议的建党元老,时年,他76岁。李达的直接死亡原因是心脏病、糖尿病及其它并发症。“文革”之后,大家都说他是被迫害致死,理由是他因受批判没有得到应有的治疗,如果得到很好的治疗,按他的体质,应该还可以多活三到五年。

陈公博。人称美男子,早期共产主义信仰者,“一大”以后,受过党的多次警告,终被开除出党,离开党以后,很快成为国民党的积极活动分子,对汪精英十分忠诚,二号大汉奸。

何叔衡。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大约在1935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死于蒋介石之手,与他同时被危害的还有瞿秋白。

陈潭秋。卓越的中国共产党早期建党者之一,绝对忠诚的共产党员,在跟敌人的斗争前线,他一直坚持“只要还有一个同志,我就不能走”,1943年,被国民党秘密杀害于狱中。

董必武。大家非常熟悉,不必赘述。

毛泽东。有关“一大”中的毛泽东角色地位问题,有些人特别喜欢传播街头杂书的独撰,其实,不管毛泽东当时是如何表现的,一点也不重要,他在“一大”之后坚定地跟着党走,再又坚定地担当起党的舵手,坚定地带领中国共产党建立新中国。够了!足够了!

如果硬要整点小花边,不妨用李达1955年对“一大”时毛泽东的评述:“当时,毛泽东经常喜欢走来走去,喜欢搔手寻思,同志们跟他打招呼,他也不太搭理,部分同志说他是个“书呆子”、“神经质”,没想到他回长沙后竟想出了能推动中国革命事业的办法”。

大家看清楚,仔细看清楚,谁被毛泽东排挤和迫害了?请提供新证据否定我!

陈独秀。根本就没有参加过“一大”。不过,他是当时的党内一号。他是共产主义的早期传播者,他在共产党的足迹可以概括为:建党有功,治党无心,脱党随意。

陈独秀为什么不参加党的“一大”?因为他当时正在军阀陈炯明治下的广东任教育厅长。

建党前,在上海还成立了一个发起组,陈独秀任书记,后由于当了广东教育厅长,就把书记职务交给李汉俊干,《新青年》也交给他主编,在当时的情况下,共产党组织的活动经费大约每月是大洋二百元,即使这样,还是很难筹款到位,李汉俊向陈独秀提出从《新青年》所得收入中提二百元做经费,被陈独秀断然拒绝,陈独秀要求《新青年》每月给他本人支付一百元编辑费,李汉俊很不满意,认为陈太自私,从此两人之间天始起冲突,最后致不可调和,李汉俊拒绝做书记,让李达接任。

1921年下半年,陈独秀回到上海主持中央工作,与共产国际的马林和尼科尔斯基共事,陈独秀很不习惯向马林汇报工作,经常提出要单干。

1927年,陈独秀被解职时,毛泽东在党内还不是中央领导成员,更不要说决定陈独秀的去留。

党的“二大”召开时,陈独秀采取圈名的办法,参会的基本都是从苏联回来的代表。

再到后来,陈独秀的行为大家也都很清楚,他的沉沦跟毛泽东没有一丁点关系。事实上,直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毛泽东仍然在关怀着他,托周恩来多次劝他去延安,都被他拒绝。

陈独秀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秀才,但又是一个极端自负的独者,他的性格决定了自己的归宿,与毛泽东无关,与蒋介石也无关。

共产主义早期信仰者,只有最坚定、最勇敢、最有智慧的人才能走到最后。

陈独秀、李汉俊、陈望道、沈玄庐、戴季陶、施存统、张东荪、邵力子、高君曼等许许多多的人曾经都是共产主义信仰者,但最后都没有成为共产主义的坚强战士。孙中山得知戴季陶参与组织共产党后,痛骂了他一顿,戴季陶之后就没有再参加过共产党的组织及活动,戴后来成为国民党的反共谋臣,直到1949年跑到广州宋子文家里服毒自杀。周佛海成为仅次于汪精卫和陈公博的三号大汉奸,足以说明“为个人计”与“为共产主义事业计”的迥然不同。大量初期共产主义信仰者投奔国民党,其目的都只有两个:名和利。他们最后其实都没有真实的信仰。

当今时代,是一个言论自由的时代,也是一个信仰自由的时代。你,完全可以不信仰毛泽东,甚至还可以据实批评毛泽东。

但是,你没有权利抹黑毛泽东,是他,缔造了新中国,是他,重新凝聚了中华民族不屈之魂。

毛泽东,能成为历史伟人,是坚定共产主义信仰的结果,是艰苦卓绝奋斗的结果,是中国历史的选择结果。绝不是所谓的排他结果,更不是所谓的残害结果。

一个人,只要还有一丁点良心,就不要再传播谣言了,一个知识分子,只要还有一丁点责任感,就不要再毒害大众了。

我坚信,是历史选择了毛泽东,是中华民族选择了毛泽东,他,就是中国未来永远抹不去的伟大存在,抹黑毛泽东,徒劳无益。

写于2017年7月11日星期二

延伸阅读:

陆弃:他们为什么要抹黑毛泽东?

作者陆弃

想起臧克家诗中的两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我深以为然。历史虽是人民群众创造的,但真正能够长留青史几千年也不过寥寥万人,绝大多数人只能随着历史洪流滚滚而去,留不下一点痕迹。今天网络之乱象犹证此见。

昨日,陆弃一篇小文《为何总觉得对不起毛主席?》举例说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呼吁恢复毛泽东时代一系列正确的政策,顿时引起轩然大波。一时间众说纷纭,议论纷纷。支持者莫不怀着一颗初心始终认识到“共产主义”伟大信仰的一贯正确,而反对者早就将建国初衷忘得一干二净,只能靠着“伤痕文学”的思想痛诉毛泽东时代的“苦难”。更有甚者嘲笑着说,可惜毛泽东已经死了。

的确,毛泽东确实已经作古。但是对于一个已经百年的“旧”领袖,就能够容忍对他肆意的污蔑和攻击吗?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更比一代强。作为90后,没有了“伤痕文学”的印记,更多的是对现实社会的思考。而当步入社会久了,思考的问题愈多,陆弃发现只有重新拾起一颗“初心”,与时俱进的发展、建设中国人民的共同信仰,才能走出一条真正的康庄大道。

单纯的爱国是无力的,对领袖朴素的爱也支撑不起国家的稳定。每当大量的社会问题充斥眼球时,许许多多的人仅能从自身利益出发,发出一两句牢骚来。而当网络这个聚宝盆将千万条牢骚聚集起来时,热点也就出来了。从王宝强离婚一事可见一斑。

如今最突出的社会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两条。施政者暴力、蛮力施政,贪污腐化情况严重,而正是因为这两条导致了整个社会的变化。到处都充斥着大量暴力、负面、拜金主义的情况,而种种不良的社会现象归根结底都是一个“钱”字作祟。可这个唯金钱至上的观念从哪里来呢?实际上正是从改革开放以来政府部门的“红头文件”中来。

第一批下海在改革开放浪潮中淘金者都是官员,他们利用许多政策条件先富起来,后来有许多又通过各种不正当的方法回到了体制内,给体制内注入了一种竞相攀比的歪风邪气。这种歪风邪气不仅仅在污染了整个体制,还左右了政府的政策。各地政府招商引资为外商提供绿色通道,相关领导做了许多违法的批示,批准实行了大量违法文件。加之有关部门对各地政府的“GDP”考核,导致各地浮夸风、造假风气严重。从而使得这一股戾气刮到社会中去。而这种唯金钱之上的观念,成了政府部门行政的一切准则,干部只要能招到“钱”来就能升迁。如此,使得一大批“善于交际者”官运亨通,成为了第一批先富起来的人。

而正是这批最先富裕起来的人,忘记了自己的初心,也忘记了自己的信仰。他们肆意的用金钱去践踏人的尊严,挑战社会的秩序,玩弄法律的权威,终于造就了今天的结果,乱作一团。

对于毛泽东的批判也正是源于此,除了许多底子“不白”的体制内人士以及世界观扭曲、是非不分的落后群众,还有一些公共知识分子在批判毛泽东这一件事上始终不遗余力。三百六十五度全方位的对毛泽东进行抹黑,甚至不惜造谣、传谣,也要将毛泽东从神坛上“请”下来。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20世纪80年代,当时的知识分子出于政治原因曾经大规模地对刚刚作古的毛泽东群起而攻之,那时他们攻讦的原因正是由于毛泽东时代知识分子被从高高在上的地位上请下来。可后来,随着社会问题的日益突出,90年代又重新掀起一股毛泽东热,大量的下岗工人自发举起毛泽东的旗帜,捍卫阶级的利益。但是,仅仅过去了20年,这几年对于毛泽东的攻击似乎更加猛烈起来。仔细研究,陆弃发现这些攻击者们大多在微博上“认证”有不小的名头,他们号称公共知识分子。那么,这一批公共知识分子里的精英又为何去攻讦毛泽东呢?

首先,不排除一些至死方休的老顽固,这以茅于轼、李锐等人为代表。但这当中许许多多没有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公共知识分子更多的则是出于“金钱至上”的观念。随着这两年来有关部门对网络的“正本清源”,一条清晰的脉络已经逐渐显现出来。原来,批判毛泽东竟有人资助经费,而“金钱至上”作为核心价值观已经让公共知识分子们放弃自己的底线。

陆弃时常浏览一些“名人”的微博,发现他们除了评议时政,时常也会炫炫富,这种看似平淡无奇的行为实际上更加佐证了除了“思想”,公共知识分子们也是十分热爱“钞票”的。在一个平视知识分子的时代,千字文章只值八十元钱的时代,很难能有靠贩卖思想发财的人。那么,许多欲望极强、不甘寂寞公共知识分子们只能够另辟蹊径,重新选择一条“致富”道路,而这条路就是由敌对势力出资他们出力来撼动中国人的朴素信仰——毛泽东。

毛泽东生前早就预言过,帝国主义将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于我们的第二代、第三代。果不其然,正是新中国的第二代第三代公共知识分子代表们不遗余力地抹黑毛泽东,向国民灌输“美帝价值观”,才使得一大批被欺骗的青少年们走向社会主义的另一面——靠谣言编织的反毛情怀。

美国人实际上是最懂毛泽东的,他们甚至清楚的认识到毛泽东思想的战无不胜。他们畏惧、害怕有一天中国人又重新拿起《毛泽东选集》。所以他们需要一些与同宗同种的黄皮黑心者来履行他们的计划。

微博刚刚兴起时,有许多国际友人混迹其中,他们与中国人长相一般,却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在网络上点评时事,宣扬普世价值,批判毛泽东。这当中,远牧师和薛蛮子是比较有名气的。他们短时间内积聚了大量粉丝,然后开始培养、带动一些本没甚名气的知识分子。而这些犬儒为了攒粉必须与这些大V形成有效的互动。于是,臭味相投的一些人便聚集在一起,金钱和名气所带来的快感让这些知识分子猖狂起来,在2012年、2013年甚至公然叫嚣“茉莉花”。他们的目的昭然若揭,所做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消灭中国,而毛泽东是他们最大的绊脚石。终于,毛泽东主义者开始团结起来,发声,发力,发宏愿。

几年的时间里,薛蛮子被“朝阳群众”抓获归案,远牧师因为内讧遁迹美国,甚至连孙海英这样一贯在银幕上以正面形象示人的“黑毛”演员,也成了票房的毒药。毕竟,群众的力量的无穷的,他们也是清醒的。

如今,持续的毛泽东热并没有消退,网络上没有硝烟的战争也从没有停止。大批被唤醒的民众利用自己的武器——手机来收复意识形态领域的失地,普通网民用一则则留言在网络上祭奠毛泽东。看着毛泽东网上纪念馆数亿的点击量,几千万条纪念内容。陆弃相信,中国人只要扛起毛泽东的旗帜,总有一天能够实现英特纳雄奈尔。

同时,作为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我们的施政者更应该勤勉执政,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干部的头脑,彻底地同贪污腐化堕落划清界限,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共同携手建立一个大同的共产主义世界。(陆弃)

感谢原作者的辛勤劳动!文图由网络转载编辑,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敬请参考。如果某些文章、图片影响到事件当事人,请联系管理员(微信、QQ:815598080)删除或者修改。来稿荐稿邮箱:xwdcb@126.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