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服务

杭州老板坐牢6年成协警 狱中曾跟"神偷"学技能

时间:2017年11月15日 08:13   浏览:119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徐中抱已经习惯从3个地方观察路人:眼睛、衣服、鞋。如果对方眼神飘忽,说明心怀不轨。身着雨衣或是宽松的外套,可作为扒窃的掩护。脚踩运动鞋而非皮鞋,能迅速逃跑。三点齐备,这个人他会格外留意。如果这个人还拿着一个公文包或是提着塑料袋,那一定是扒手没跑了。作为一个有着十几年实战经验的反扒便衣,这是他的“基本功”。

  年过半百的徐中抱曾因“故意伤人罪”进过监狱,狱友们多是“神偷”。入狱6年,他听了不少偷东西的诀窍。出狱了,他自告奋勇成了一名反扒便衣。狱中听来的故事让他在现实中一抓一个准。从业以来,他抓到的小偷不下400个,荣誉证书铺满大半个桌子。

  十多年的反扒高手平凡到像城市里每一个路人

  昨天下午,通过多方联系,我终于在贴沙河边的一处小公园里见到了他。我也未曾料到,徐中抱的大半生,要比小说剧情更为精彩。

  约徐中抱见面并不容易。他会告诉你自己几点之前都没有空,也会告诉你,“20分钟后我一定联系你”。但问他在忙什么,他神秘地避而不谈。

  见到他时,徐中抱一身黑衣,腰间别着黑色挎包,中等身材。这样一张脸,平凡到适合出现在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

  此前,我曾在网上看过他参加过的一期综艺节目。当时,他戴着帽子和眼镜,留着假胡子,甚至连说话都故意歪着嘴。但实际上,徐中抱能说一口流利的高仿“杭州话”。

  曾是美容院的小老板打瞎女员工丈夫,被判六年

  他来杭州已经有近二十年了。最早,他的身份是一名美容院的小老板,结了婚,小店开在拱墅区,日子平淡到无以复加。

  但有一天,一名女员工和丈夫大打出手,徐中抱想试着拉开,却在争执中,不慎把女员工的丈夫眼睛打瞎了。之后,他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入狱6年。

  随后的生活仿佛坠入深渊:美容院被迫转让,妻子选择离婚,老家的母亲也因为伤心过度离世。在狱中的徐中抱崩溃了。

  直到现在,他还觉得自己很委屈:“那人眼睛本来就有问题,为什么判那么重?6年啊!”

  狱中跟“神偷”学技出狱成反扒卧底

  “我是在乔司监狱服刑的。我当时真的想一死了之,但那个狱警跟我说了很多话,跟我说了很多事,我缓过来了。到现在我都一直记着他。”徐中抱并不忌讳那段经历。

  当时和他一起服刑的,有很多三教九流的人。有一回,徐中抱偶然听到犯盗窃罪的狱友交流说,做贼最怕便衣。

  “听了这话,我突然开窍了,我想,我以后要做便衣,去为民除害。”

  这些狱友中,不少还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神偷”,他们喜欢聚在一起吹嘘自己的“经典战例”,并互相交流盗窃技巧和经验。徐中抱此时会拿张白纸躲在一旁悄悄记录,日以继夜地研习,有不懂的还故意向惯偷求教。

  几年下来,徐中抱学会了各种各样的盗窃技巧,并了解了惯偷的心理和弱点,像扒窃怎么下手、保险箱怎么撬,作案的时间点,偷完适合去哪躲着,徐中抱默默地记在心里。

  06年一出狱,他就跑去了市公安局,请求成为一名协警。

  第一个任务,就是负责卧底盗窃团伙。当时在一公园有个盗窃电动车的团伙,流窜作案,组织严密,警方初期打击效果不佳。徐中抱伪装成流氓,和犯罪团伙同吃同玩,甚至因为“害怕”不敢作案,遭到犯罪人员的嘲笑。足足忍了一个多月,徐忠宝带着成员名单和证据,和民警里应外合,将团伙成员成功端掉。

  干了足足两年,同事们才逐渐认可了这名有过案底的男人,确实靠得牢。甚至,有别的派出所开始来“挖”他。

  类似的卧底工作,徐中抱还干过很多次。更多的,是配合民警上街头抓贼,十几年下来,他累计抓了四五百名小偷,还追回过四辆汽车。

  反扒也让他养成了几个习惯。07年,他有一次“太过大胆”重回卧底过的团伙窝点,正好碰到罪犯的家属,手上多处被砍。从此之后,他的挎包里,随身会携带一根甩棍。

  现在,他有空就会去公园、黑网吧和游戏厅里转转,因为这些地方都是盗窃团伙聚会、销赃的热门区域。

  破获连环盗窃案还将迎娶四季青服装老板娘

  因为抓贼,他还收获了自己的爱情。说到这儿,徐中抱看着我,忍不住笑起来。那是去年夏天,四季青服装市场发生连环盗窃案,徐中抱带队协助民警,一路追到上海,终于把案子破了。

  现在的对象,就是被盗店铺的老板娘。起初,互加微信是为了做安全防范提醒,联系久了,也开始聊起一些生活和情感上的烦恼与感受,双方渐渐互生好感。

  一个多月后,他俩确定恋爱关系。在这之前,他告诉了她自己的曾经,她接受了。又过了4个月,徐中抱攒了三个月工资,买了块玉佩,在西湖边,挂在对象的脖子上。“过完年,我就想把结婚的事儿办了,也是给她一个交代。”

  如今,徐中抱在杭州的公安圈子小有名气。他得过省公安厅三个三等奖,分局治安荣誉证书,还有数不清的锦旗和奖励。

  虽然不是民警,他却经历过很多警戒线上的生死时刻。去年,他离开采荷派出所,再次牵手反扒支队,活跃在整个杭州城,专盯一些犯罪团伙。按他的话说,“就是办大案子。”另一方面,他为安保公司做培训指导,也算添一份收入。

  “说实话,如果是扒窃能力,我要比很多小偷厉害的多。但我选择反扒,选择了一份正义的职业。这份职业,我要做到自己去世为止。哪怕有一天牺牲了,我也会为自己感到骄傲。”这一句话,他说得异常坚定。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