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科研

网游里辱骂女玩家的男人,往往自己玩不好

时间:2017年12月02日 00:52   浏览:226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研究表明:网游里辱骂女玩家的男人,往往自己玩不好

有些时候,科学会证明一些你一直想相信,却又觉得不太现实的东西——比如 " 满嘴恶言的喷子们往往都是失败者 "。一项新研究发现,在网络上恶言贬抑女性的男人们,很可能自己就是电脑游戏玩得很烂的人。这一发现给 " 骚扰其实反映了这些男人自身的失败感 " 的理论提供了依据。

" 失败者才欺负人 " 这句流传甚广的话,似乎在网络时代也得到了验证。图片来源:blogspot.com

任何人只要和什么稍微有一丁点争议的事情扯上了联系,互联网对他 / 她来说都可能是个吓人的地方。但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经常比男性经历严重得多的网络语言暴力。在玩网游时,一名女性收到负面评价的几率是表现与她相同的男性的 4 倍。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迈克 ? 卡索莫维(Michael Kasumovic)和美国迈阿密大学的杰弗里 ? 卡兹涅科夫(Jeffrey Kuznekoff)决心研究这种怒气的成因。他们在发表于同行评议期刊《PLOS ONE》的论文中提到:" 虽然致力于理解性别歧视行为的研究已经有很多,我们对这类行为的成因和产生这种行为的人群还所知甚少。"

单个研究恐怕难以覆盖性别歧视这一宽泛的主题,但这两位研究者仍然着手去测试这样一个假说:性别歧视源于男性试图保住那些他们认为正在被女性 " 入侵 " 的、传统意义上的 " 男性地盘 "。

上世纪 20 年代,反对妇女投票权的政治讽刺漫画,揭示了一些人对于女性 " 入侵 "" 男性地盘 " 的恐惧。

卡索莫维和卡兹涅科夫考虑了一个演化假说:处在社会阶层底端的男性,对初来乍到的人敌意最深——如果女性在他们所处的亚文化群体中的位序比这些男性高了,他们便是最易失去社会地位的人。研究者们把这一理论同社会建构主义理论相比较。后者主张性别歧视与在等级制度中的位置无关。

这两位研究者观察了当实验人员充当的玩家(实验玩家)在加入射击游戏 " 光环 3"(Halo 3)网络对战后的情况,并特别对比了实验玩家使用男声或者女声时获得的反馈。

在射击游戏《光环 3》多玩家模式中,自己水平越差的男玩家,越容易对使用女声的实验玩家口出恶言。图片来源:tgsn.co.uk

" 我们发现,技术不好的玩家对使用女声的实验玩家更有敌意——特别是在他们自己表现不好的时候。" 该研究提到,"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相同的游戏情景下,技术不好的玩家对使用男声的实验玩家惟命是从。" 此外,一个玩家自己玩得越差,他对女性越可能变得恶言相加,尽管大多数贬斥评论的性别歧视意味并不露骨。

不计实验玩家,共有 189 个男性玩家在 163 场游戏中发了言。当实验玩家使用女声时," 她们 " 得到的称赞大部分来自玩得好的队友,而污言秽语则大部分来自比 " 她们 " 表现还差的玩家。而对于使用男声的实验玩家而言,收到的评价情况则更加复杂,并且还取决于测量的方法。但总体而言,男性玩家收到的评论较少,而且他们没有像女性玩家那样,被表现差的队友辱骂。

作者们推测,带有敌意的评论既本着刺激女性离开游戏的企图,又是一种借贬低来打击女性自信心的伎俩,以使她们忽视讲话的那些男性打游戏很 " 菜 " 的事实。

那些充斥敌意的评论,可能只是低水平玩家企图保住自己岌岌可危的地位而对女性玩家采取的小伎俩。图片来源:Mike Focus/shutterstock 友情提供

最后,作者们希望游戏技术被女性 " 碾压 " 的经历能够减少男性的敌对情绪。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这项研究获得足够的关注,潜在的骚扰者可能就因此不会那么爱显摆自己的黔驴之技了吧 ……

参考文献:Kasumovic, Michael M., and Jeffrey H. Kuznekoff. "Insights into Sexism: Male Status and Performance Moderates Female-Directed Hostile and Amicable Behaviour." PloS one 10.7 ( 2015 ) : e0131613.

一个 AI

咳,其实你对面顶着男性 ID 大杀四方的高手没准就是个妹子,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而 " 人家刚学着玩哥哥带带我嘛 " 的没准都是男人 …… 望三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