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焦点专题

这么多两院院士竟然来自同一个家族!这个传奇家族凭什么绵延千年,名家辈出?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23:20   浏览:103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原标题:这么多两院院士竟然来自同一个家族!这个传奇家族凭什么绵延千年,名家辈出?

前不久,新增两院院士名单相继出炉。

院士,象征着我国最高学术荣誉。

当选是无上的荣耀。

可是你知道吗?

有一个家族,出了多位两院院士:

钱钟韩,

中国科学院院士,

工程热物理和自动化专家(钱钟书堂弟)

钱临照,

中国科学史事业的开拓者,物理学家、教育家。

钱令希,

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工程力学家,

中国计算力学工程结构优化设计的先驱。

钱逸泰

中国科学院院士,从事催化和固体化学研究。

钱保功

高分子化学和高分子物理学家

钱易

中国工程院院士,

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教授。(钱穆长女)

钱鸣高,

著名采矿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

江南钱氏家族世代人才辈出,

家族群星璀璨。

有人统计,钱家出了诺贝尔奖得主(钱永健),

外交家(钱其琛 ),科学家(钱学森、钱三强、钱伟长),

国学大师(钱穆),两院院士共有十八人。

人称吴国钱氏是“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

实在当之无愧。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钱镠是奠基人。

从一部《武肃王八训》说起

唐末五代十国时期,

江南钱氏的开山鼻祖钱鏐(liú)开创了吴越国,

统治吴越(约是今浙江省)期间,

他励精图治,保境安民。

短短几年,吴越国成为

“地方千里,带甲十万,

铸山煮海,象犀珠玉之富甲于天下”之地。

连后来的大文豪苏轼都称赞该国:

“是以其民至于老死不识兵革。”

钱镠除了治国有略,修身治家也十分谨严。

钱鏐目光睿智、气度不凡,

在临终前遗嘱子孙:

“民为贵、社稷次之。免动干戈,即所以爱民。”

公元978年,大宋朝廷建立18年,

钱镠之孙弘俶尊奉祖先遗嘱举家归顺,

成就了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和平统一的局面,

使得鱼米之乡——江南免受战乱之祸。

此后,江南一直为富甲华夏之地,

所以常有人讲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钱镠是奠基人。”

除却遗嘱,

钱镠生前两度订立治家“八训”“十训”,

要求子孙秉承祖训,清正躬谨。

而这些后来也演变为宝贵的精神遗产——

《钱氏家训》(由清末钱文选采辑整理)

(如今的钱氏家规由“武肃王八训”、

“武肃王遗训”和《钱氏家训》三部分组成。)

有评论称:

正是这部宝典中的教育之理,

造就了江南钱氏书香绵延、世代人才涌现的盛况。

近现代,钱氏多出“父子档”式的杰出人物,

他们的为人处世、教育方法

便是深受钱氏一族的家训、家风影响。

生我者父母,幼吾者贤叔

钱穆、钱伟长叔侄

国学大师钱穆。

与吕思勉、陈垣、陈寅恪并称为“史学四大家”。

一生著作等身,专著多达80种以上,

中国学术界尊他为“一代宗师”,

更有学者谓其为中国最后一位士大夫、儒学大师 。

少年钱穆读高中时逢武昌起义,辍学归家,

其后全凭自学成才。

钱穆曾在乡里小学、中学当老师。

1930年,他发表了《刘向歆父子年谱》,

一书成名,从此崭露头角。

1940年,钱穆的代表作《国史大纲》出版,

该书成为各大学的主要教材。

新中国成立后,钱穆移居香港,

并创办了新亚书院(今香港中文大学)。

1967年后,

钱穆在马来西亚、美国等国讲学,

受到国际学术界的高度尊崇。

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学教师到执教北京大学,

再到成为史学界的一代宗师,

他自勉、勤谨治学的品格深刻影响着家族后代,

受他影响最大的便是其侄子——钱伟长。

钱伟长,“中国力学之父”。

钱伟长的父亲早逝,

钱穆便将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

由于钱穆的儒风熏陶,

钱伟长对国文十分感兴趣。

1931年,钱伟长考取清华大学时,

他的文、史两科成绩均是满分。

九一八事变后,为了科技救国,

钱伟长毅然弃文从理,改选物理专业,

其实,他文科强、理科弱,

世人皆扬长避短,他却偏以弱博强。

每天清晨,北斗星还隐隐悬在天际,

他就已端坐在教室看书,

晚上不到灯火俱灭不休息。

4年里,

钱伟长完成了普通人需要8年才能完成的学业,

获物理学学士学位,

考取了吴有训教授门下的研究生。

1944年,

钱伟长用一个月的时间

写出了《变扭角的扭转》一文,

这篇论文被世界软科学研究权威

冯·卡门教授称为“经典论文”。

于车尘马足间,手执一卷

钱基博、钱钟书父子

提起钱基博、钱钟书这对父子,

人们往往只知其子而不知其父。

钱钟书是我国著名作家、文学研究家,

以国语和英文全优的成绩

被清华大学破格录取,

成为文学院的“四大才子”之一,

被称为“这个时代的文学天才”。

钱钟书精通中外文学,

一部《围城》圈住了世人的心,

而另一部作品《管锥编》堪称是文学史的代表作。

除此之外,钱钟书还精通多种外文:

英语、法语、德语、拉丁语、意大利语

曾有不少人看重钱钟书的声名,想要拉拢他,

用“高官、厚禄”来吸引他,

但这些都被钱钟书拒之门外。

一身傲骨,实受家风影响。

其实,钱钟书的父亲钱基博

也是一名成就非凡的大儒,

他是中国近现代著名的古文家、文体学家、教育家,

有着“集部之学,海内罕对”的美誉。

钱基博藏书非常丰富,

“计所藏书二百余箱,五万余册。”

万贯藏书令钱钟书深受裨益,

古籍堆里地他日渐长大,文学功底十分深厚。

钱基博教子向来以身作则,

“于车尘马足间,也总手执一卷”;

每次钱钟书从新式学堂放学回来,

父亲都和他一起念古文。

钱基博每读一书,都要摘录、标注,

以致“生平读书无一字滑过”,

而钱钟书每翻阅钱基博读过的书,

必定被写满密密麻麻的注解。

钱基博对钱钟书的影响可谓潜移默化。

钱基博

人,生当有品

钱钧夫、钱学森父子

1935年8月,

钱学森赴美国学习、研究航空工程和空气动力学。

二十八岁就已成为世界知名的空气动力学家。

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喜讯传到大洋彼岸,

钱学森萌发了回国报效祖国的念头。

但却遭美国当局多次阻挠,

美国一位海军次长金布尔甚至咆哮道:

“钱学森无论在哪里,都抵得上5个师,

我宁可把这家伙枪毙了,也不让他回到中国!”

钱学森

几经周旋,

1955年9月钱学森终于踏上回国的轮渡,

赶上了祖国空军建设战略方向的研究。

面对我国领空被肆意侵扰的现实,

不少人认为若要建设强大的空军,

首先就要研制飞机。

而钱学森却提出研制导弹。

此语一出,满座皆惊:

”导弹深奥莫测,连美苏也都刚刚起步,

我们‘一穷二白’怎么搞?”

钱学森则仔细分析说:

“飞机要重复使用,

对发动机材料等要求很高,

我国短时间内解决不了。

而导弹是一次性的,

材料难度小,主要靠动脑袋,

中国人聪明,

完全能解决制导和自动控制上的难题。”

后来在钱学森的主持下,

我国的导弹水平后来居上,国威彰显。

钱学森建树甚高,备受赞誉,

这和优良家风不无关系,

他常说:

“我的第一位老师是我父亲。”

钱学森的父亲钱均夫是中国有名的教育家,

以“兴教救国”作为远大抱负,

两次出任浙江省立第一中学(现杭州第四中学)校长。

钱学森回忆说:

“我父亲钱均夫很懂现代教育,

他一方面让我学理工,走技术强国的路;

另一方面又送我去上音乐、绘画等艺术课。”

右二为钱钧夫

当年钱学森赴美留学,

钱均夫根据家训专门为其写了庭训:

“人,生当有品:

如哲、如仁、如义、如智、如忠、如悌、如教!

吾儿此次西行,非其夙志,

当青春然而归,灿烂然而返!乃父告之”。

后来,钱学森在美国被软禁的消息传到上海,

钱均夫给儿子写信勉励道:

“吾儿对人生知之甚多,在此不必赘述。

吾所嘱者:人生难免波折,

岁月蹉跎,全赖坚强意志。

目的既定,便锲而不舍地去追求;

即使弯路重重,也要始终抱定自己的崇高理想。

相信吾儿对科学事业的忠诚,

对故国的忠诚,

也相信吾儿那中国人的灵魂永远觉醒……”

以真诚为品格

以报国为远志

钱玄同、钱三强父子

钱三强,“中国原子弹之父”。

1936年,从清华大学毕业赴法国留学,

在巴黎大学镭学研究所从事原子能核物理研究,

师从大名鼎鼎的居里夫人。

10年后,钱三强学成回国,

主持建立了中国原子能研究所并任所长,

主持并制成了共和国第一个核装置——

原子能反应堆。

钱三强

钱三强知人善任,

是他大胆起用了年仅26岁的邓稼先出任

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总设计师。

诺贝尔奖得主、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博士说:

“钱三强独具慧眼,他的睿智和超凡的组织才能,

促成了中国原子弹的成功。”

钱三强的父亲,

则是中国近代著名的语言文字学家钱玄同。

这么说吧,

当年劝鲁迅先生做点文章的,

就是钱玄同先生。

(详见《呐喊·自序》)

早年,钱玄同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闯将,

他公开冲击旧文化,

在家里也时常教育钱三强:

“对于社会要有改革的热情,时代是往前进的,

你们学了知识技能就要去改造社会。”

为了让孩子从小体验“改造社会”的艰辛。

钱玄同曾带着年仅6岁的钱三强一起参加游行,

钱三强正是在父亲这种精神的熏陶下,

走上了敢说敢为的人生道路。

钱玄同

钱玄同思想开明,作风民主,

钱三强中学快毕业时,有人对钱玄同说:

“你是搞语言文字的专家,

名气又大,应当叫三强接你的班。”

钱玄同摆摆手说:

“那要看孩子的态度和兴趣哩!”

后来钱三强选择了理工,

虽然与父亲文学之途背道而驰,

但钱玄同却欣然同意并鼓励儿子:

“目标既然确定了,

就应当用艰苦的劳动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1937年,钱三强以优异成绩从清华大学毕业,

准备出国留学,

谁知出国前夕,

钱玄同不幸染上重病,钱三强为此踌躇不决。

钱玄同对他说:

“你学的科学,将来对国家有用,

你还是出国好好学习吧!”

钱三强洒泪起程,

后成为居里夫人的学生,

钱玄同高兴地写信道:

“你有了很好的指导老师,

要努力攀登科学高峰,振兴中华!”

子孙虽愚,诗书须读

钱氏的后世人才中,

再苦再难也要读书的例子比比皆是。

钱穆12岁时,父亲钱承沛撒手尘世。

其母宁愿忍受孤苦,也不让孩子辍学。

晚年钱伟长手不释卷

钱伟长的父亲也是去世较早,

当时有很多乡邻劝钱伟长的母亲,

叫钱伟长早点去做手工,赚点钱来补贴家用,

但她目光远大,十分坚定地说:

“我就是再苦再累,也要让孩子读书,

因为我们钱家的家风和古训是这么要求的,

我一定要为我们钱家留下几颗读书的种子。”

我国著名外交家钱其琛之子钱宁也讲述:

“读书修身是钱家历来的传统。

我要感谢我的父亲,他是个爱读书的人,

也总是敦促我们要多读书,

是他让我们继承了钱家的这个传统。”

没有手不释卷,哪来洗尽铅华?

“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

这便是钱氏的家风。

如不能走万里路,那便读万卷书。

钱家的千年辉煌,

并不在独特的生财之道,

也不在一纸家训传久远。

而在于钱家子孙世代传承的精神骨气——

不拘小利,但求利国利民的大家风范;

不谋一家,愿为万世开太平的浩然正气!

来源:壹学者(ID:my1xuezhe)

原创投稿|商务合作|版权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