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焦点专题

寒假随感三则(三)

时间:2018年02月10日 21:00   浏览:250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原标题:寒假随感三则(三)

每个周一,学校要说大事,那就是“周一升国旗仪式”了。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有来自内心中的一种“崇敬感、肃静感”。那种心境,就如同教徒们进入圣教堂参加礼拜一般。

升国旗中,学生要佩戴红领巾,行少先队礼;教师要肃然站立,行注目礼;师生要和着嘹亮的义勇军进行曲齐唱《国歌》……这就是“周一升国旗仪式”的主要内容。大家都是司空见惯的,似乎不屑一顾。但经历过升旗仪式后,师生们的心境确实是非同寻常的。

想到中国人向来很是注重做大事中的那种“仪式感”。尽管我们有时感到特别的程序多、费时间、好繁琐……但终归还是要约定俗成地去做。过春节,要挂灯笼、贴春联、放鞭炮,这些可以称得上我们“过大年”的仪式。任何一个环节,我们都要一样样地去做,不能马虎,更不能省略的。有人说,这是都是“形式”,主要还是那些“全家人在一起团聚和欢庆的氛围”。好了,单就“全家人在一起团聚和欢庆的氛围”中也有好多“仪式感”的东西:坐席要分出长幼大小次列;敬酒要有谁先谁后顺序……春节那天,要穿新衣,戴新帽,里里外外都是新的;三天年过后还要走亲访友,你来我往的……想一想,哪一样事情都有“仪式感”东西在里面。

一个会议,要有会议程序;一堂课,要有板书设计;一副书法,要有落款?和印章……这些事:主要内容里面,还有好多次要的东西。至于“程序、设计、落款和印章”不是可有可无,那也是“必须有”的东西。因为“次要的东西”丢了,也就剩下一副“架子”;看起来不好看,显得丑陋无比,倒是显得“突兀”了。就拿一副书法作品而言,写的正文要有“艺术性”,落款也不能含糊,缺了印章更不行。现在看看,就是那些细小的东西,往往更有“仪式感”。不是吗?一副好作品,再盖上“大印”,就会为其佳作增光添彩。当作者盖着“大印”的时候,那种“仪式感”更强更霸气,一直“形而上”的仪式感油然而生。

我们学校做过“开题会”,也做过“结题会”。我做过课题负责人。对“开题会”和“结题会”印象最深的还是:开会和闭会中的那种”仪式感“。什么人做主持,什么人做开题报告,什么人做课题点评……都得一样样地来。就连放来宾的席卡,也有学问,也讲究顺序的摆放:要讲究醒目位置,要一个个地摆,不能错位,丝毫马虎不得。在课题研究结题培训中,专家们反复讲到,结题时有些程序可以省,有些程序绝对不能省。还有,当各路人马齐刷刷地坐在出席台上时,那种“仪式感”真的是个很强很大的“磁场”,那种氛围直让人肃然起敬。这样的感觉简直是:直到听完了会议,方才完成了课题开题会的所有仪式。

其实,人生经历的好多事,本身都有自己的“仪式”。孩子出生不久,要喝“九朝”“满月”酒;孩子一周,要给孩子“抓周”。长大成人,结婚办喜事,其中仪式的东西更多。原来,仪式东西不仅是事物的本身,更是这种事物载体的文化。

这个题目,看起来很大,我肯定做不好这样的文章。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个在学术上很有造诣的朋友,给我发来微信,他要我好好在教研论文上钻研钻研,最好能够在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

我知道,这是好友对我是一个期盼,更是我自己前行路上的一个挑战。我当然知道“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的道理。压力,对一个教师专业成长肯定不可缺,更是不能缺的。就我而言,能够一直走在教研路上,确实不容易。五十多岁的教师,学校给我一份沉甸甸不折不扣的教学负担,还要兼任班主任。我还算是一直读着教研刊物的人。尽管有些教学刊物在一些学校从来没有看见过;就是学校订阅了,也是个形式,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这些年我是自费订阅一些报刊:《中国教师报》《中国书法报》《教育文汇》《小学语文教师》《教师月刊》《教学管理》《小学语文教学》等等,我觉得能够坚持订阅,这都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因为一线教师,除了完成每天的教学任务外,兼任班主任的,还要做着学生思想工作和班级管理工作,确实辛苦。单就班级学生的安全工作,就够班主任费神得了。还有来自教育部门的各种业务检查,有时简直让人心力憔悴。教师每天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真的不多;他们还能够有多少时间参加教学研究呢?

有朋友说我:“霍老师,你算是一个比较勤奋的老师。除了完成学校教学工作外,我一直坚持着耕耘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是的,这些年,我在做好班级常规教学和班级管理外,我利用业余时间学着写写自己的教学心得和学科感悟。前些年,我就在新浪网上注册了“杏坛听雨”的博客,并一直写着属于自己的文字。和大多数人一样,一开始,我写着那些看起来属于真正的“豆腐干”那么大小的篇幅,文字看上去也别别扭扭的。我也从订阅的杂志中找到一些“邮箱”,学着投投稿,但终究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这样的日子,经过了好长时间。起先我没有电脑,都是自己的手抄,稿件非常工整,书写是十二分的努力。我知晓“爬格子”的辛苦和狼狈,费了时间费了精力,还招来一些人的非议。“你就不属于那块料!”我的耳边回响着这样的声音。我就是不甘心,没有铅字的日子,对于我是一种多么难受的“煎熬”。我真心期盼着有一本教研杂志,上面有着一小页,哪怕是有着几行文字的呈现,都是我最为幸福最为努力的见证。

几年后,因为一直的虔诚和坚持,终于有着“几行字”发表在《舒城报》上。《舒城报》这是一份县级机关报。它还有些市场,县级各个单位都有订阅的。教师人手一份。我的名字很快被学校的老师知晓,我的“几行字”也被大家争相传阅着。文章发表给了我写作上很大的信心和底气。我想:“有了一”肯定就会“有了二”,我坚信着也坚持着写着属于自己的文字。可想而知,那几年,这份报有了我的不少“杰作”。

尝到一种甜头,留下一种美好,我就学着给一些教学杂志投稿。和所有投稿者一样,起初我的投稿,往往都是音信全无,只有去的,没有来的。甚至是忙乎好几个星期的文章,顶多招来杂志编辑的一份回复:你的稿件不适宜刊用,感谢你对我们的刊物支持……

我的第一篇上榜文章是《让孩子插上想象的翅膀》,它的发表是省级刊物《家教》上,足足有着一千多字。当我收到杂志社邮递给我的样刊,我像是一个欢喜的孩子。当年我拿到师范录取通知书也是这样的心情。我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把样刊放在自己的枕头边,美美地嗅着铅字上的墨香。有时一觉起来,也要翻看到自己文章的那页,再重新读上一遍。这篇“处女作”的发表,为我带了好多声誉。当年我评上“小高”,名字排在前列,很是得益于这篇“论文”。打那以后,学校都知道有一位会写着文章的年轻老师,那就是我。

循着这样的感动,我对“爬格子”情有独钟了。后来我在《教育文汇》《教育科研论坛》《语文知识》(小学版)上发表了二十多篇文章,我算是一个学校老师中的一个“文化人”了。

前不久,我收到《小学语文教学》刊物寄来的一份样刊,这终究是我的一个小突破。因为《小学语文教学》是一份全国性大刊,属于中国期刊方阵中的“双百期刊”,看到那上面都是一些知名大师的大作。我庆幸,我还有一篇文章刊发在《小学语文教学》上,这篇文章的题目是《我多么欣赏你的慢写功夫》。我的一篇《可触可感的‘朗读’》发表在《语文知识》2016第一期上,这个刊物是“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字库收录”。遗憾是没有“全国中文核心期刊”的字样。它到底算不算“核心期刊”呢?

当我还在沾沾自喜的时候,那位给我微信的朋友说:“你的《小学语文教学》这本杂志是中文核心期刊吗?”我一下子懵了。因为我真的没研究过“核心期刊”的说法。我找了《小学语文教学》,细细打量,可是我翻来覆去,就是找不到那样的字眼。

教师,你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过文章吗?”有个声音在耳边回响。多在“核心期刊”?上发表文章,可能是我下一个教研目标和学术挑战了。

寒假已经一周多时间了。几乎是天天“宅”在家里。我喜欢这样散淡的时光,没有多少外界事务的打扰,没有多少来自心灵的负担。

年的脚步越来越近,大街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我虽是住在街上,但却是很少上街。我算是一个倾向于安静的人。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垂钓。不只是我通过垂钓育出的性子,还是本来就有的安静性格,适宜于垂钓。那时候,常常是一大上午的功夫,空竿而返,也没有懊恼。

岁数大了,这样的安静的性子只要加重的份儿。我喜欢练习毛笔字,一坐上椅子,就是一两个钟头。妻子笑我是个“木头人”,我也不在意。其实我的思维在动,肢体也在动,只是属于那种“安安静静”的运动。这样运动比较适合于我。一个阳光午后,光阳透过窗棂洒在洁白的宣纸上,室内有着淡淡的墨香。这时候,你的字儿不管写的美不美,都是一个十分惬意的光景。

写的时间一长,还是觉得要“读上几页”。近几年,有了一边写字,一边读帖的习惯。我始终认为“读帖”也是读书。读帖,看似简单,其实不然。它虽然不需要太多的想象,但更要有自己的“观察力”。这样的洞察功夫越深,读帖效果越好。对于教师,有着一边写字,一边读帖,这样的雅兴给自己的职业添了一些“水分”,有的一些润泽,没有什么不好。我庆幸自己爱上了这样的“读书”。

前些年,我订阅了《读者》,特别喜欢读着“卷首语”。我想,每一期《读者》的“卷首语”,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它就是一朵花的“花蕊”,美丽而又芬芳。后来,我在想:为什么自己那么喜欢“卷首语”呢?一段时间思考后,我认为:第一,卷首语都不是很长,读完它不需要太多时间。第二,卷首语很是容易读来,轻轻松松而又令人回味悠长。我不逃避卷首语大都是“心灵鸡汤”的说法。其实,读书也好,读卷首语也好,都是一种心灵滋养。读上几页和读上一页,哪个划算,我不说你也知道。

我比较喜欢的一句话是“文化是‘闲’出来的”。哪个名人说的,我不记得了。记得一些“名言”,比记得一些“名人”更好,我认为。因为名言,大都是名人思想的东西。说名言,是名人思想的精华,也不过分吧。一个人总是在自己安静的时候,才会有着来自心灵的东西。闲,也是一种安静。闲人,闲时光,对于精神和肉体,我们都需要。周国平就写过一本书叫《安静》,单就书名我就喜欢。静静的书静静地读,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幸福。

去年,我订阅了《教师月刊》。我很是喜欢上面“性情”文章。《郑朝晖:相信理性的力量》(《教师月刊》2017.11),我读了几遍。每个人都有说出常识的权利。我想表明我们不是书斋里的人,每个人每天都和这个真实的世界发生着这样那样的联系。如果有理性分析能力的话,你就应该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态度。这段话,印在《教师月刊》封面上,也是镌刻到我的心里。

读帖,读“卷首语”,读《教师月刊》,甚至读着《安静》,都是不同形式的阅读。每天读上一页,或者几页,甚至更多,这也是在“表示自己的态度”。虽然脑子里可能是别人的思想,但终究是你和那个作者或者说那本书发生了“对话”和“联系”。这样的惬意和自在,只要读书人才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