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蜗居土坯房办公的县委书记被捕 曾在央视大谈亲民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18:48   浏览:213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11月27日,三门峡市检方以涉嫌受贿罪,对市人大常委会原秘书长王战方决定逮捕。消息传到赵项劳耳朵里,他很平静。

  两年前,卢氏县卫生系统公职人员赵项劳公开举报王战方,在当地和网络上引起轩然大坡。举报后,赵项劳承受诸多压力,直到王战方落马。

  王战方落马受关注,源于其头顶上炫目一时的“亲民”光环。2013年,时任河南卢氏县委书记的王战方,面对央视镜头,大谈如何“亲民”,如何“有权不可任性”,而背景即是卢氏县委机关大院简陋不堪的土坯房。

  如今,它成了民间的一则笑料。

王战方  本文图片均来自北京青年报“深一度” 王战方  本文图片均来自北京青年报“深一度”

  蜗居“土坯房”办公

  8月18日,三门峡市纪委发布消息,“三门峡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秘书长王战方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卢氏县地处豫陕交界的山区,是河南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人口37万。

  正处级干部王战方的落马消息,之所以引发强烈关注,源于其头顶的“亲民”光环和他蜗居土坯房办公的“外衣”。

  2013年8月30日,王战方在简陋的办公室里,接受了央视专访,大谈“县委领导为什么蜗居在土坯房办公?”

  卢氏县委机关大院建于上世纪50年代,院内有10排100多间土坯房。王战方说,开人代会期间,老百姓联名写信,提建议要求县委改善办公条件,他没有这么做。他认为,有比盖房子要更重要的事。

  “56年里,11个县委书记都在这里住了,大家都能坚守下来,现在就可以坚守不下来吗?房子是危房?盖办公楼就是一种奢侈。”

  王战方一再强调,在这里办公既不高尚,也不窝囊,是一件很正常不过的事情。“盖房了,我舒服了,老百姓舒服吗?如果你盖个办公楼马上就能够提高工作效率吗?很多事情就能够解决了?”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在王战方大谈“亲民”两个月之前,卢氏县人杜成亮开始举报这位“土坯房书记”。

  两年后的2015年7月28日,卢氏县卫生系统的公职人员赵项劳,也加入了举报王战方的行列,列出了王战方的诸多“罪状”。

  赵项劳的举报,让“土坯房书记”的真面目再也无法隐藏。

王战方曾接受央视采访谈“县委领导为什么蜗居在土坯房办公?” 王战方曾接受央视采访谈“县委领导为什么蜗居在土坯房办公?”

 

  两次找举报人“做工作”

  在卢氏县,赵项劳和杜成亮举报王战方,广为众人所知。

  坊间传言说,杜成亮举报后很快被“摆平”。深一度记者辗转找到杜成亮家,家中无人。认识杜成亮的人说,“他是一个好人”,不久前因病离世。

  赵项劳向深一度回忆,举报后,从北京返回卢氏县没几天,他就接到单位电话,王战方要跟他谈谈。

  一个多月内,王战方找赵项劳谈了两次话。第一次是单独谈话,第二次还有县有关部门的3位领导在场。

  赵项劳回忆说,两次谈话都在王战方的土坯房办公室里。见面后王战方很客气,又是倒水,又是递烟。

  第一次见面,王战方开门见山说,赵项劳的举报与实际情况不相符,类似的举报以前网上有过,纪检部门也查过,有过结论。

  谈话中,王战方劝赵项劳删除举报帖,并暗示如果坚持举报,他可能会起诉赵项劳。

  第二次谈话的主题涉及到赵项劳前妻王群凤被判刑的事。王战方表示,王群凤的事情已进入法律程序,但在座的领导和他本人可以出面“协调”,解决王群凤的事情。

  两次谈话,赵项劳把王战方提的要求都怼了回去。第一次谈话,赵项劳表态说,纪检部门的结论,是哪一级的?我没看到。事实终归是事实,举报帖在网上发出去,就删不了。

  第二次谈话,说到“协调”王群凤的事情,赵项劳对王战方说,法院对王群凤的判决,就是“枉法裁判”。两次谈话无果而终。

  当时,在座的3位领导没有作声。后来,赵项劳找过这3人,没人跟他谈“协调”王群凤的事情。

  2016年2月,王战方调到三门峡市工作,赵项劳曾给王打过一个电话,想问问自家的问题如何解决。结果,两人话不投机,吵了起来。赵项劳道,问题不解决,我跟你没完。王战方说,没完就没完。

卢氏县委办公所在地 卢氏县委办公所在地

  举报书记,“只言公、不言私”

  今年56岁、身材瘦弱的赵项劳说,举报王战方是无奈的选择。

  2015年4月,卢氏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处王群凤3年3个月徒刑。王群凤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三门峡市中级法院当年7月22日终审裁定维持原判,这成了赵项劳举报王战方的导火索。

  赵项劳提供的多份材料显示,王群凤2003年前后,因房屋租赁纠纷引发官司。王群凤不服判决,多次进京上访。

  2004年到2014年间,王群凤因“非正常上访”、“非法上访”,先后被有关部门劳教二次、拘留、训诫多次和判刑一次。

  赵项劳说,有关部门对王群凤处罚的决定书,再次被用来给王群凤定罪。

  赵项劳认为,王群凤被判刑与王战方有关。2014年上级部门曾到卢氏县调查举报王战方的事情。王群凤此时多次找王战方反映情况。赵项劳说,王战方很敏感,怀疑王群凤在反映他的问题。此后发生了王群凤被判刑的事情。

  2014年,赵项劳堵在王战方办公室门口反映问题。他拿着卢氏县政府的两份文件向王战方说明:第一份文件已基本解决了王群凤房屋租赁纠纷问题,可是第二份文件又否定了第一份文件,这简直是个笑话。赵项劳还给了王战方一份反映他和家人2012年去北京办事被绑架的材料。

  王战方收了材料,再无下文。

  赵项劳向深一度记者展示了他到有关部门上访递交材料的收据,装了好几个信封。

  卢氏县当地人说,帮赵项劳收集材料的人很多,站出来举报的是赵项劳。要不是被逼到那个份上,普通百姓很难做出这样的选择。

  赵项劳多次重复着一句话,举报王战方是为了公众利益,举报贴里他一句都没提自家的事情。

  前妻在狱中一年多未见

  举报还是不举报,赵项劳在内心斗争了一年多。有朋友提醒他,举报县里的“实权派”,风险太大。也有很多人支持他,帮他收集举报材料。

  跟王战方第二次谈话后,有关部门一行人到单位找到赵项劳,说举报内容已有过结论,涉嫌人身攻击,将来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劝他主动删贴。赵项劳回答,举报是攻击他人还是栽赃陷害,现在下结论有点早。等纪委有了结论,你们再来找我。

  之后的一天,赵项劳家里突然来了三个人,自称是某某公司的,还带着一些饮品。来人劝他不要在网上再举报了,口气中明显带着恐吓。

  赵项劳说,在卢氏很多人支持他,认识不认识的人打电话给他表示支持。

  8月29日下午,坐了7个多小时的车,赵项劳赶到河南省女子监狱,想把王战方落马的消息告诉一年多未见面的原妻王群凤。

  最终,赵项劳未被允许和王群凤见面。赵项劳说,一年多前还能见,后来就不让见了,理由是他俩已离婚。

  赵项劳告诉深一度,作为公职人员,当年领导多次让他做王群凤工作,劝她不要再进京上访。为了不给单位添乱,2004年10月赵项劳和王群凤办了离婚手续,但实际上,他们一直生活在一起。

  拿着印有大红喜字的结婚证,看着当年和王群凤的结婚照,赵项劳说,王群凤这些年瘦了很多,身体不好,他担心。

  赵项劳说,为了不给单位添乱,2004年10月他和王群凤办了离婚手续,但实际上,他们一直生活在一起。现在王群凤在狱中,监狱不让会见,理由是他们离了婚。

  书记“任性”两宗事

  官方履历显示,王战方在卢氏县就职将近19年。王战方的是是非非,集中在2012年至2016年他出任县委书记期间。

  卢氏县的一位长者评论道,“权力”的“任性”突出地表现在人事安排上。赵项劳举报前,王战方就“有权不可任性”有过一番慷慨陈词。

  2015年4月,王战方就网友提问怎样看待“有权不可任性”时答道,现实生活中,由于一些权利部门和个人太任性,让老百姓很受伤。如何让这些权力部门和人不再任性,得三管齐下:简政放权,依法行政,强化监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3个月后,赵项劳举报王战方的问题之一,即违反“逢进必考”国家政策,将渑池老家亲戚朋友多人安排到卢氏县行政、事业单位。

  2016年12月26日,赵项劳再次向河南省纪委、三门峡市纪委举报。这一次,赵项劳指名道姓列出了王战方违规安排人员的名单。

  一份卢氏县通知文件显示,2017年县有关部门清理了5人离岗。举报信里提到有一人曾通过“非正常手段”安排在县委宣传部门工作。卢氏县委宣传部证实,该部门清理了一名人员。

  河道上建水街,是卢氏县里的另一件奇葩事。

  卢氏县城东,南北流向的东沙河河道上,建有一座全长约1.2公里的“卢氏水街”。水街楼房的主体结构大多已完成,几栋楼房做了外装修。水街工地听不到机械轰鸣,几乎不见施工的工人,生锈的建材四处可见。河道里长着一米多高的野草。

  赵项劳举报了“卢氏水街”问题。举报称,东沙河是泄洪河道,河道上建房违反水利法相关规定,且这些房是在没有手续的违章建筑。

  举报之后,有媒体跟进报道:“卢氏水街”项目,在没取得规划、建设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挤占卢氏城区泄洪主渠,违法建设住宅楼34栋,堵塞河道,影响行洪,两岸居民多次举报、信访,都未能阻止违建项目建设。

  深一度记者注意到,涉及“卢氏水街”各地块挂牌出让的时间,均是2016年1月28日至2月6日。赵项劳举报的时间是2015年7月。媒体报道的时间是2015年10月,也就是说,举报在前,土地出让在后。

  对此,当地官员称,“卢氏水街”项目已被叫停。去年雨季,洪水不算大,但赵项劳仍觉得令人担心,还拍了照片。

  果农教训他“主管农业失职了”

  卢氏县实名举报王战方的还有营子村村民郭彦方。2015年6月底,郭在网上发贴举报王战方。

  郭彦方告诉深一度,2013年为了修路,县有关部门在事先未告知他的情况下,突然来人毁掉了他种植的7600多棵核桃树。

  后来有关部门评估损失为3万多元。郭彦方无法接受。按市场估价,那些核桃树价值上百万元。

  郭到三门峡市有关部门上访,给他的回复认定,被毁核桃树“不属于采伐许可范围”,赔偿问题应“向有关部门提出”。

  郭多次找王战方解决,王战方当面应承,但就是不解决。

  此后,郭起诉到法院。法院判定属“一般违法”,赔偿按当地标准。郭彦方不服,提出上诉。

  郭彦方说,他也曾当面“得罪”过王战方,直言其主管农业失职,让王战方很没面子,问题才长期得不到解决。

  郭彦方回忆道,王战方当上卢氏县副县长不久,大约是1998年夏秋之季,他突然带着人,找到正在自家机井边劳作的郭彦方。

  王战方说,他接到投诉,郭彦方卖给农民浇地的水,每小时9元钱太贵了,应按每立方水3元钱卖,比较合适。

  郭彦方当时半开玩笑地说,你主管农业失职了。他给王战方算了一笔帐。郭的井每小时出大约96立方水,按每小时9元计,一立方水才9分多钱,不到一毛钱。如果一立方水3元钱,96立方水将近300元,农民就别活了。

  王战方当时很是尴尬,连说不贵不贵。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桂强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