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特朗普打破“微妙平衡” 巴以和平进程遭沉重打击

时间:2017年12月06日 21:45   浏览:154   来源:赤峰职业技术学院


  一直以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将耶路撒冷视为首都。美国和以色列都强调,耶路撒冷问题最终要通过以巴双方协商解决,耶路撒冷的主权也因此“悬而未决”,并在现实中呈现出一种“微妙的平衡”。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作出的一个决定,将这个平衡打破了。

  虽然桑德斯当天并没有提供更多相关消息,但是有美国政府高级官员透露说,由于在耶路撒冷缺少安全的使馆建筑等,要完成迁馆耗时较长,因此特朗普仍会签署延迟命令,让在特拉维夫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再维持6个月。

  自克林顿以来 美总统多次推迟“迁馆”

  美国国会1995年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要求政府于1995年5月31日前把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但允许总统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考虑推迟迁馆,并且必须每6个月向国会通报一次。4日是特朗普上一次签署延迟命令的到期日。    

△耶路撒冷 资料图 △耶路撒冷 资料图

  各方反应

  虽然靴子还没有最终落地,但消息一经报道即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日前表示:

  以色列内部对此也存在反对声音:

  阿盟秘书长盖特当天在开罗宣布:

  约旦指出: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今天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

  那么,特朗普政府在此时表态,将对巴以和谈带来什么影响?中东局势是否会因此烽烟再起?中东问题专家李绍先分析认为——

  承认耶路撒冷为以首都 只是“迈半步”

  “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特朗普做出这样的决定符合他的风格——“迈半步”。此前,在伊核问题上,特朗普也用过类似做法:他不说伊朗没有执行伊核协议,也不说伊朗执行伊核协议,而是“迈半步”,把这个问题推到国会上解决。这次也是如出一辙。

  今年5月31日,特朗普签署了一份延迟命令,推迟搬迁大使馆。而六个月后改变主意,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兑现大选承诺。去年大选期间,特朗普就明确承诺,要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要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这一提议为其赢得了大量美国犹太人的支持。特朗普在上任后,一直在兑现当初大选的承诺,比如税制改革,甚至是涉及八个国家的“旅行禁令”等。

△2017年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以色列博物馆发表讲话。(图/视觉中国) △2017年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以色列博物馆发表讲话。(图/视觉中国)

  但是,这次有一点很值得注意,就是尽管即将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但是特朗普仍然没有宣布具体的搬迁时间。而这样的处理手法,我认为是比较有特朗普本人的色彩——“迈半步”。

  其次,白宫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总统特朗普认为当下宣布是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点”。的确,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他在中东进行了一系列的外事活动。根据现在的中东局势,迈出这一步,美国受到的震动会相对较小,也能承受。

  重要而又敏感的耶路撒冷问题 

  尽管如此,特朗普现在这么做,我认为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这是毫无疑问的。比如,土耳其就表示会与以色列断交,随后,我相信陆续还会有国家这么做。

  在研究中东问题的领域里,有一句行话:中东问题的核心是巴勒斯坦问题,巴勒斯坦问题的核心是耶路撒冷问题。耶路撒冷的归属,是核心的核心。中东问题如此复杂,而耶路撒冷问题是内核,可见它的敏感性和解决起来的艰难程度。

△资料图 △资料图

  1947年,联合国通过巴勒斯坦分治决议的时候,耶路撒冷的地位在联合国决议中是国际共管。后来,在1967年的战争中,以色列占领了巴勒斯坦,包括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加沙地带,并单方面宣称整个耶路撒冷是其“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但是不论如何,圣城耶路撒冷对于基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来说,都是非常神圣的地方。同时,耶路撒冷一直是巴勒斯坦人居住的地方,过去以色列人很少。所以,巴勒斯坦一直坚持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首都。

  此外,以色列在占领耶路撒冷以后,实际上把过去意义上的耶路撒冷扩大了,特别是向西,也就是现在说的西耶路撒冷。所以,巴勒斯坦人一直坚持东耶路撒冷(也就是原来的耶路撒冷)是未来巴勒斯坦人的首都,这是不可更改的。

  特朗普此举将葬送巴以和平进程

  正因为耶路撒冷问题是中东问题核心的核心,所以历任美国总统是不敢动的。现在特朗普迈出这一步,我认为在一定程度上是在葬送和平进程。巴以和平进程的原则是土地换和平,以色列撤出他占领巴勒斯坦的领土,其中就包括东耶路撒冷。现在美国一方面说推动和平进程,一方面又率先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这无疑是在巴以问题上釜底抽薪。

  特朗普上台以来,对巴以和平进程的态度有微妙的变化。此前,国际共识、美国历任总统的共识,都是“两国方案”。特朗普上任后第一次出访中东,曾明确表示“未来未必是两国,一国要能解决问题也可以”。从这一表态就可看出,特朗普政府已经越走越远,对巴以和平进程也是沉重打击。能否缓和,还要进一步观察。

  此外,耶路撒冷问题的恶化,必将影响中东局势。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在担任欧盟中东问题特使时,就曾表示巴以问题不解决,中东就没有和平。虽然现在巴以和平进程被边缘化,大家可能更关注打击极端组织,沙特伊朗的矛盾等问题。但是,耶路撒冷的问题不解决,巴勒斯坦的问题不解决,巴勒斯坦民族的权益不能得到伸张,他们悲惨的命运始终刺激着这个地区的阿拉伯人,甚至刺激着全世界穆斯林人的神经,而这也为滋生反美、反以等极端主义提供了土壤。

责任编辑:张岩


分享到:

 
相关资讯